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苏扬回到家时,苏母正在给他们铺床,换了干净的被褥和枕头。

     见苏扬一个人回来,苏母朝她后边瞅了眼,没看到人。

     “百川呢?”

     “回家去了。”

     苏母诧异,“不是说了要在这里住吗?那你怎么没跟他一起回去?”

     苏扬坐在床头柜上,脚尖无聊的在地板上胡乱画着,“他是回我婆婆家,还要回来。”

     苏母点头,“有什么急事吗?”

     “没事,他回来也没回家看看,过去拿点东西。”苏扬没说实话,免得母亲多想。

     苏母铺好床后,给苏扬端了些水果,拖了张椅子坐下来,“童童,就是那个烤山芋的事,我还是觉得不妥,你公公婆婆…”

     苏扬打断她:“妈,您别说了,这事我决定了,这两年你跟爸光顾及着我的面子,都快要闲出毛病来,面子不能当饭吃。”

     苏母也做不了苏父和苏扬的主,只好作罢。

     苏扬塞了个草莓到她嘴里,“今天买的草莓好吃。”

     苏母看了苏扬半天,“童童,妈妈想问你个事。”

     苏扬吃着草莓,点头,“您说。”

     苏母:“你跟百川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你都二十八了,院里跟你一样大的,人家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妈也不是催你,可你们老是这样也不行,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两回。”

     说着苏母叹了口气。

     苏扬吃着酸甜的草莓,嘴里却没什么味,她宽慰苏母:“妈,明年我们就准备要孩子。”

     苏母顿时喜上眉梢,连连说好。

     蒋百川回来时,苏扬已经睡着,苏父和苏母都没睡,在客厅看电视等着他。

     “爸妈你们怎么还不睡?”蒋百川有钥匙,自己开门进来。

     “电视剧挺不错,就多看了两集。”苏母站起来,“洗澡的换洗衣服我都给你放浴室里头了。明早想吃什么?”

     蒋百川浅笑说,“我要吃手擀面,以前您经常做给我吃的那个味道。”

     是苏母在蒋家做保姆时做的手擀面。

     苏母笑,“还是你小时候吃过,现在还记得什么味?”

     蒋百川:“记得,一直都想吃。”

     苏母欣慰一笑,转身去了厨房,准备明早用的食材。

     蒋百川洗过澡进卧室后没开灯,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躺到床上。

     苏扬睡的很香,蒋百川用下巴蹭蹭她的侧脸,苏扬受到骚.扰,无意识翻个身,正好翻到蒋百川怀里。

     他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平时跟个刺猬一样,连他都会刺一下,这会儿乖顺的跟条小狗一样。

     苏扬是被亲醒的,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胸口湿濡温热,蒋百川正埋头在她胸前,嘴巴轻轻吮吸,指尖揉捏着另一个。

     苏扬不由战栗,嗯了一声,抱着他的头,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蒋百川抽空回了她句。

     “妈怎么样?”

     蒋百川说没事了,苏扬大概猜出这次公婆吵架应该又是因为她。

     “又瞎想什么?做这事都不专心。”蒋百川起身,低头堵住她的唇。

     两人的身体很快纠缠到一起。

     这房子在他们结婚后重装过,当时苏父苏母不同意,说住着挺好,但蒋百川坚持要重装,后来苏扬才知道,蒋百川把每个房间的隔音都做的特别好…

     翌日早上还不到八点钟,苏扬就到了办公室,丁茜到的比她还早,正在看合同,看到她进来时,不由皱眉:“你不在家跟蒋百川你侬我侬,来这么早做什么?”

     苏扬把包往座椅上一丢,开始冲泡咖啡,“他早上六点半就去了机场,八点多的航班飞香港,我在家也睡不着,还不如过来看你比较有睡眠的*。”

     丁茜把手里的合同砸过去,“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东西!”

     合同砸到她身上,又瞬间落地,苏扬笑说:“我可要踩在上面啦!”说着就要把脚尖搁在合同上。

     丁茜咬牙切齿,“祖宗,你脚下留情!那可是你还没有签字的珠宝代言合同!”说着她斜了苏扬一眼,低头去捡合同。

     苏扬怔了下:“珠宝代言合同?”她怎么不知道。

     “嗯哼!给你争取来的,开心不?”丁茜把合同塞给她:“好好看看合同条款,要是没异议,我们明天就飞香港签正式合同。”

     苏扬还是有点懵,狐疑的看向丁茜:“我就一个拍照的,他们怎么会放心我代言?茜儿,不带这么耍我玩的!”

     丁茜:“你咋就不能对自己自信点?你要是哪天去混娱乐圈,还有乔瑾和安宁什么事?当然,让你做代言也不是没有附加条件。”

     苏扬:“什么附加条件?”

     丁茜指指她手里的合同:“最后一页,白纸黑字写着呢。”

     苏扬直接翻到最后一页,附加条件是:五年内,king珠宝全球范围内所有新品发布的宣传片、广告片均有乙方提供免费拍摄!

     乙方就是她的‘海纳摄影工作室’。

     还真是霸王条款。

     不过能提升她的知名度,也算是双赢的事。

     丁茜拍拍她的肩:“怎么样,接吗?这个广告可是姐姐冒着断片被潜的风险,喝到胃出血才拿下来的,你要不接,你对不住我!”

     苏扬:“...”看着丁茜半晌,实在没忍住,“哪个男人的口味这么重,竟然喜欢我们茜爷这款?”

     说完后就被丁茜暴揍一顿。

     丁茜离开办公室时跟苏扬说:“我马上让助理订票,你晚上回家收拾下行李,我们明天一早去香港。”

     第二天中午,苏扬和丁茜还有助理就到了香港。因为下午就要去king总部签合同,苏扬也没提前告知蒋百川她已经到港,想着晚上给他个惊喜。

     在去king总部的路上,苏扬问丁茜:“king的亚洲区总裁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丁茜不假思索的简单明了道:“喜欢美女的禽兽!”

     苏扬打趣:“你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

     丁茜挑眉一笑:“你不就是专治禽兽?”

     苏扬:“...”

     丁茜从包里拿出个小记录本丢给苏扬:“这是禽兽的个人资料,你看一下。”

     一路上苏扬都在看跟这个总裁有关的信息,对他的做派及品性了然于心。

     到了大厦楼下,苏扬从包里拿出她的辟邪神器--钻戒,戴在无名指。简单补了个妆,随着丁茜一起上楼。

     一个小时后,她见到了传说中的禽兽。

     目测,比她还矮半个头,她今天可是专程穿了平底鞋。

     她身高174,所以这个男人有168?

     男人中文名高翔。

     高翔和苏扬握手时,瞥见她的无名指钻戒,微顿,瞬间又敛去惊诧的表情,笑问:“苏美女结婚了?”

     苏扬点头:“结婚有几年了,老公圈外人,婚姻一直没公开。”

     高翔微微颌首,没再多问,但赤.裸.裸打量甚至掠夺的目光从未从苏扬身上挪开过,他阅女人无数,天生资质这么好的美女,放眼娱乐圈和时尚圈都没几个可以跟她媲美。

     合同签的倒是挺顺利,高翔看了眼手表,“苏美女,晚上高某想以私人名义尽地主之谊,请苏美女吃顿便饭,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苏扬知道她不管如何拒绝,都会拂了他的面子,接下来的合作肯定不会太顺畅。

     这样的男人她经常遇到,这个圈子本来就浮华奢靡,只要她的工作室想继续开下去,就会有不可避免的交际应酬。

     躲避自然不是长久之计。

     她笑说:“我的荣兴,我安排一下我的工作人员。”

     高翔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扬拿出钱包,当着高翔的面打开,对着丁茜说:“辛苦你跟小夏了。”小夏是她的助理,正在楼下休息区等着她们。

     然后苏扬抽了张黑卡递给丁茜:“今晚你跟小夏的所有战利品,我买单。”

     丁茜接过卡,嘚瑟的亲了下卡面,故意提高声音:“无限额的卡,爱死你了宝贝。”

     高翔看了眼丁茜手里的黑卡,视线又瞬间移到苏扬的卡夹上,一排清一色的黑卡,他自己没有黑卡,但他见过*oss的。

     苏扬钱包里竟然躺了五张黑卡。

     有运通、花期、摩根,还有两张他也不认识。

     这些卡自然不会是苏扬本人的,所以她老公是一个比king珠宝老板都有钱多倍的男人?

     高翔是个识时务又通透的主,虽喜欢猎艳,但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他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

     丁茜刚离开,高翔的手机就响起,他抱歉的看一眼苏扬,接通电话,“喂,嗯...好...好...我知道。”

     挂上电话后,高翔惋惜又歉意的看着苏扬,“抱歉,怕是要改天再约苏美女,今晚我们老板要开高层会议,所有人务必出席。”

     苏扬笑着站起来:“高总下次去北京,我做东。”

     丁茜和助理在大厦对过的咖啡厅等苏扬,看她一脸春风满面,丁茜扬眉:“今天怕是禽兽第一次在女人跟前栽跟头,想潜的女人没想到是神秘富婆。”

     苏扬坐下来,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她懒洋洋说道:“我当时亮出这么多黑卡就开始后悔,万一高翔要是粘着我,想被我潜,那不糟了?”

     丁茜:“...”

     小夏一个没忍住,直接喷出了咖啡,都喷到了丁茜衬衫上。

     丁茜的脸比锅底都黑。

     苏扬拿了条手巾丢给她,“先擦擦,一会儿逛街给你买买买,只要你们今晚看中的,姐姐我都买单。”

     丁茜和小夏异口同声喊威武。

     商场的某奢侈品店里,名模乔瑾正在挑选新款,忽的经纪人拉扯了她一下,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句:“没想到苏扬和丁茜也来了。”

     乔瑾一怔,“你怎么知道?”

     莉莎下巴微扬:“那儿呢。”

     乔瑾顺着莉莎的视线看去,苏扬正在奢侈品店不远处打电话,即便是隔得远,她脸上的笑容依旧清晰可见,丁茜和助理站在门边等她。

     乔瑾若有所思,“这个时间点她不是该跟高翔一起吃饭吗?”高翔怎么可能放过如此优质的猎物,不合逻辑!

     莉莎耸耸肩:“谁知道呢!但她们跟king珠宝的合同已签!我们岂不是白白送了一块馅饼给苏扬?!”

     乔瑾眸光加深,本来暗中替丁茜跟高翔牵线搭桥就是想把高翔跟苏扬的绯闻闹大,可计划赶不上变化。

     她看向莉莎:“安宁不是一直想要这个代言吗?之前她以为是我要代言,也不好意思争,现在换成苏扬,她可就不会有什么顾忌!”

     莉莎笑:“你要是不提醒,我倒是给忘了,我现在就跟安宁的经纪人说一声。”如今安宁傍上了陆聿城,可是谁的广告代言都敢抢。

     莉莎低头发信息,乔瑾不自觉的又抬头看向店外,苏扬还在打电话。

     乔瑾思忖片刻,低头覆在莉莎耳边小声交代了莉莎一句,莉莎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苏扬正在跟蒋百川通话。

     “合同签好了?”蒋百川问她。

     苏扬:“嗯,挺顺利,晚上忙吗?”

     蒋百川:“晚上有酒会,大概要凌晨才能回酒店,我把房卡让前台转给你,你住我那里。”

     苏扬的声音莫名温和了不少:“那你早点回来。”

     蒋百川应了声,略顿了半秒,他问:“前两天跟乔瑾合作拍杂志封面时...你们闹的很不愉快?”

     他说的很隐晦,可苏扬却全部都听懂了,她若有沉默:“乔瑾给你打电话了?”

     蒋百川如实说:“不是,中午在饭店遇到,她说了几句。”

     说了几句?

     大概乔瑾又明夸暗损,把她贬的不行吧。

     所以蒋百川这是给乔瑾要个说法?

     蒋百川没得到回应,又问:“那天真的没拍?”

     苏扬没回答,他几乎从来不过问她工作上的事,现在突然这么热情,她自然怀疑他的动机,是为乔瑾抱不平。

     她平静冷淡的说道:“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不用绕弯子,我听着。”

     蒋百川:“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受委屈?”

     这句话完全出乎苏扬的意料。

     他的声音低沉温和,让她有了现在就想抱抱他的冲动。

     她语气缓和下来:“我都加倍还回去了。”

     蒋百川明显松了口气:“那就好,别委屈了自己。”又叮嘱她:“逛完街早点回酒店。”

     “好,我知道。”说完后,苏扬还是舍不得挂上电话,喊了他一声:“蒋百川?”

     “嗯?”

     “我想你了。”

     这一刻她从没有过的想念,就因为他那句‘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