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亲爱的们,这是防d章节哦~苏扬眨了眨眼:“我也想知道。”

     丁茜:“...”

     无语的望着苏扬。

     丁茜的手机有信息进来,看完后,她嘴角抽动了下,抬头跟苏扬说:“安宁经纪人发来信息,说三小时后要收到成片。”

     “三个小时后?”苏扬问。

     “嗯。”

     “这么急?她拿着修好的照片是要急着给安宁换金主?”

     “...”丁茜已经习惯了苏扬嘴巴损舌头毒。

     苏扬呵了一声,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电脑。

     丁茜:“四组照片,你三个小时内没法搞定,分两组出来,我让下面的人修。”

     苏扬没应声,把水杯递给她:“帮我倒杯热水。”

     接下来的时间,偌大的办公室,只有鼠标点击声,偶尔夹杂着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

     丁茜默不作声的坐在苏扬边上,存在感就跟房间里的花花草草差不多,全是摆设。

     她最欣赏的就是苏扬毒舌后的认真,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其实女人更甚。

     这个时候,就是蒋百川站在边上,大概苏扬也没工夫多看一眼。

     一直到下午一点十五分,苏扬才把四组照片全部修完,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邮件已经发送成功,她呼了口气。

     用时两个小时五十六分。

     丁茜也是算好时间,拎着外卖进来。

     苏扬捏捏颈椎,有气无力问道:“啥好吃的?”

     “盒饭,三荤三素,你生病了,得营养均衡,赶紧洗手过来吃。”丁茜催促她。

     苏扬去了个洗手间,出来时,丁茜已经像保姆一样,把饭和汤都打开,筷子也拆开放好。

     苏扬先喝了几口汤,不由皱眉。

     “难以下咽?”丁茜在她边上坐下来。

     苏扬点头:“比蒋百川做的差太多。”

     丁茜手肘撑在桌面上,嘴角含着坏笑:“要不让你家那位开个私房小厨,名字我都已经想好,就叫百川私房小厨,生意绝对红火。”

     这时助理敲门进来,“苏姐,你微薄下面沦陷了。”

     丁茜和苏扬异口同声问道:“怎么回事?”

     助理耸耸肩,“太复杂,一两句话也说不清,你跟丁姐慢慢看吧,我要出去跟姐妹们对撕那些恶意留评的脑残。”

     丁茜拿过平板,登上苏扬的微博,“扬扬,你昨晚发的一条动态,留言已经超过一万条。”

     那条动态没什么,就是转发了一个杂志的时尚活动,但网友都是选在这条动态下留言。

     “到底怎么一回事?”苏扬放下筷子,也凑过来。

     丁茜翻了几张留言,“你的粉丝跟乔瑾的粉丝掐了起来。”

     苏扬‘哦’了一声,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这种掐架的事,时有发生,她已经见怪不怪,继续专心吃饭。

     她和乔瑾私下早就认识,但因为蒋百川,她们多少年都没有来往,这些事外人也不知道。

     导致现在两家粉丝互相掐架的原因是,前几年乔瑾代言的某大牌相机的合同到期,后来由她代言。

     乔瑾的粉丝就说她白莲花,跟相机厂家的高层有什么什么关系,暗中挤掉乔瑾才拿到的代言。

     于是口水战一发而不可收拾。

     直到现在,两家粉丝都不能往事重提。

     丁茜继续浏览留言,有些留言真是惨不忍睹,看了几页后,她总算弄明白,原来是蒋百川昨晚那个视频惹的祸。

     那些小迷妹把蒋百川的每个镜头都放大,竟然发现他无名指上戴了戒指,所有迷妹集体宣布失恋,好奇心驱使下她们开始寻找‘情敌’。

     结果就在十几分钟前,蒋百川的小迷妹发现,名模乔瑾半小时前发的那张照片里,无名指上戴了一枚晃眼的鸽子蛋大的钻戒。

     众所周知,蒋百川和乔瑾可是青梅竹马,两人家世又相当,当初乔瑾从模特界进军娱乐圈演的第一部处女作,电影首映,蒋百川也到场助阵。

     当时那个话题可是占据了热搜榜榜首两个多星期。

     现在两人都同时戴了戒指,关键是,乔瑾所在的那个咖啡馆,有网友看出来,是纽约第五大道上的某家咖啡馆,而蒋百川恰巧也在纽约。

     乔瑾圈内好友乔瑾,问这枚戒指是不是男神竹马送的,后面跟了好多偷笑的表情。

     乔瑾很快回复,对是不是男神送的没置可否,而是问道:【好看吗?】还又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图。

     这种似是而非又暧昧的默认,微博圈一下子炸开。

     “蒋百川昨晚在纽交所时竟然戴了戒指。”丁茜把截图放大给苏扬看,“看看,是不是你们的结婚戒指?”

     苏扬:“戒指?”

     他们结婚的钻戒不是躺在她的首饰盒里么?

     前几天她还看到的,什么时候戒指也不甘寂寞的漂洋过海的去找蒋百川了?

     苏扬皱皱眉,盯着画面看了几秒,“这不是我们的婚戒。”

     丁茜心里咯噔一下,瞅着苏扬不说话。

     苏扬拿着筷子,继续夹菜吃。

     丁茜一脸心疼:“大姐,你还吃的下去?”

     三个月不见,你老公都被别人撬走,难怪说要过来接你下班,合着是要谈离婚?

     苏扬嚼着西蓝花,点点头:“有点蒋百川做的味道。”

     “苏扬!”丁茜怀疑她受了刺激,不愿面对事实。

     苏扬斜了她一眼,“想吓死人呀!”她咽下西蓝花,才说:“那戒指是我高三暑假赚的第一笔外快给蒋百川买的。”

     丁茜拍拍胸口,总算能喘过气来,她暗骂自己一句,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苏扬又多问了句:“你不是在看我粉丝跟乔瑾粉丝掐架?怎么又去研究蒋百川戴什么戒指。”

     “还不是这个戒指惹的祸。”丁茜把事情前后跟她大致说了下。

     苏扬一笑置之,乔瑾的粉丝还真有意思,乔瑾遇到不顺的事,她们要来骂她,说她暗中使绊子,可这样跟蒋百川‘喜结良缘’的好事,怎么还要来骂她?

     丁茜退出微博,“乔瑾粉丝说,她们女神单纯,所以蒋百川才会娶她,不像你,白莲花一朵,所以注定得不到幸福。然后你的粉丝看不下去,就撕扯了起来。”

     苏扬伸手,“把乔瑾微博给我瞅瞅。”

     丁茜又重新进入微博,点进乔瑾的主页面,把平板放到苏扬面前,“看看吧,她现在成天惦记着你老公,只要跟蒋百川有关的新闻,她都会蹭热度,让人浮想联翩。”

     苏扬翻到那条最新动态,乔瑾po的这张图片,是她扶着侧脸拍的一张在某咖啡馆喝咖啡的照片,清纯又不失性感。

     照片美美的,跟她之前传的照片也都差不多风格,引起轩然大波的就是她右手无名指上那枚鸽子蛋大的钻戒。

     图片配的文字是:【幸福就是不管你在哪里,你的心始终都在我这里,谢谢这么多年一直有你在我身边~】

     这么暧昧的言语,这么直白的秀恩爱照片,所以这是公开恋情的节奏?

     难怪微博圈被炸的寸草不生。

     乔瑾这是故意来恶心她,她就是想告诉她,她也在纽约,也许她还跟蒋百川见过面吃了饭。

     苏扬没有刷她留言的兴致,把平板推到一边,继续吃饭。

     总觉得这饭少点什么。

     丁茜宽慰她:“乔瑾这样的女人,你就当她不存在,你若过分计较了,你婆家人又会说你不懂事。反正蒋百川对她也没男女之情,我们全当她羡慕嫉妒恨,只能蹭热度博关注。”

     苏扬淡淡一笑,没接话,夹了一块西蓝花放嘴里,味同爵蜡。

     蒋家所有人都以为乔瑾对蒋百川的撒娇和任性是妹妹对哥哥的一种依赖感情,毕竟他们从小一块长大。

     可凭女人的直觉,乔瑾对蒋百川绝非是兄妹之情。

     蒋家和乔家是世交,她希望有天蒋家长辈可以接受她,也不愿蒋百川夹在她和家人之间难做,所以这些年乔瑾明里暗里对她的挑衅和热嘲冷讽,她何时计较过?

     可现在乔瑾的所作所为何止是过分。

     半个小时后,浦东国际机场vip候机室。

     蒋百川正倚在沙发里闭目养神,眉宇间都是疲倦之色,秘书和助理都安静的坐在一边,处理着手头上的工作。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候机室的安静,蒋百川睁眼,摸过身边的手机,是乔瑾的号码。

     “有事?”蒋百川的声音淡淡的透着疲惫。

     乔瑾的声音略显不满更多的是焦急:“蒋百川,你怎么对我取关了?”

     蒋百川按按眉心,一时间没明白什么取关了,“取什么关?”

     “微博,半小时前你对我取关,我这回可成了娱乐圈第一大笑话。我发那条微博前可是跟蒋伯伯和蒋伯母说过,那款戒指是我马上要代言的新品,我就蹭你一个热度,正式广告片出来后我会解释清楚,可结果呢?你立马对我取关,你让网友怎么看?她们还真以为我对你有男女之情,又一厢情愿!”乔瑾的话里还夹杂着隐忍般的委屈。

     蒋百川:“蹭我的热度?谁允许的?”

     乔瑾听出他话里的不悦,立马撒娇:“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是因为你忙,我怕打扰你就跟伯伯和伯母说了声,再说,跟谁说还不都一样嘛,只要家里长辈不误会就好啦!你干嘛也不问我一声是怎么回事,就对我取关!”

     蒋百川思忖片刻,“微博可能被盗号。”顿了下,他又冷声道:“乔瑾,我就是再忙,也能抽出两分钟的时间决定你能不能蹭我的热度!”

     “...”乔瑾:“好啦,我都道过谦了,再也不敢了,以后不管什么事我都会提前跟你说报备,行了吧!你赶紧再重新关注我,还要对外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这件事都成今天娱乐版的头条了!”

     蒋百川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便结束了通话。

     他没时间玩微博,偶尔看两眼,平时都是秘书替他打理,大多是转发一些合作集团的金融衍生品的上市推广。

     秘书大概听出发生了什么事,马上登陆账号,发现原本的密码可以登陆,又浏览了下页面,最后查看关注的人,蒋百川一共就关注了五十二个,现在只剩五十一,她扫了眼,就知道少了谁。

     她抬头看向蒋百川:“蒋总,只有乔瑾被取关,其他的没什么异常,我现在让信息中心查一下账号在哪里登陆过。”

     蒋百川收起手机,“不用,是童童登陆取关的。”

     秘书怔了下,本来要去搜乔瑾的账号,再重新关注,可现在她不能自作主张,征求蒋百川的意见:“那还要重新关注吗?”

     蒋百川若有所思的看着手机,过了两秒,抬眸对秘书说:“不用关注,这段时间你也不用再登录微博。”

     “好。”秘书没再多问,退出微博界面。

     蒋百川看了眼手表,直接把手机关机放在手边,倚在沙发里继续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