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蒋百川轻咳两声,漫不经心道:“你不是挺有钱吗?”

     苏扬赶紧摇摇头, 双手一摊:“没钱没钱, 真没钱, 账户上可能还有十万八万的吧, 你要用的话,我都转给你。”

     蒋百川眼睛微眯:“别哭穷,我不问你要钱。”

     苏扬咧嘴一笑:“我没哭穷呀。”

     然后轻轻拍拍他的手臂, 一本正经道:“对了,你也别轻易借钱出去, 这年头, 钱好借不好还, 一旦借出去,万一要不回来,哭都找不着地儿。”

     蒋百川:“...”

     看了她半晌,最后什么都没说, 默默低头看手机。

     苏扬轻轻吹了一记口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清。

     到了上海市区, 苏扬和蒋百川分开。

     下车前, 蒋百川又确认一遍:“不跟我去公司?”

     苏扬摇头:“你忙吧,我去了你还得分心,我去外滩转转。”

     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蒋百川想了想, 也没再勉强她,便让司机靠边停,又让其中一个保镖跟她一起下了车。

     他则直接去了中川集团在上海的分公司。

     知道他要过来, 公司总经理何总早就在公司等着。

     两人老熟识了,也没寒暄。

     何总开门见山:“是为了方荣手机和LACA相机合作的事?”

     方荣手机是他们中川集团入股的通信科技公司生产的国产品牌手机,目前在国际上都有了一定的名气。

     但在手机镜头方面还有待完善和提高。

     蒋百川点头:“方荣跟LACA合作,是彼此成就、双赢的一个结果,我们何乐而不为?”

     何总赞同,但有疑问:“我们这次的合作是方荣使用LACA认证的摄像头,还是用LACA原厂镜头?”

     蒋百川:“我的设想是,两家公司从设计、研发、营销到零售,实现全方位的合作。”

     何总眼底掠过一抹惊讶,要知道目前为止,国产手机里,还没有哪家手机跟镜头厂商实现全方位的合作。

     如果方荣和LACA未来能实现全方位的合作,将是手机摄影头一个里程碑式的意义。

     或许,方荣彻底打响国际通讯市场已经不再遥远。

     蒋百川思忖片刻又说:“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怎么说服方荣公司的股东跟LACA合作。”

     何总神情肃然,跟蒋百川有着同样的担忧:“毕竟我们不是绝对控股,而且尹林资产公司也在跟方荣的几个法人股东的高层接触,应该是希望几大股东选择跟他们尹林即将收购的镜头厂合作。”

     蒋百川按按眉心,片刻后,跟何总说:“下周一替我约一下方荣的董事局主席,我要争取机会跟他面谈。”

     何总提醒他:“方荣的董事局主席跟尹林资产公司老板的交情可不是一般的深,你确定在没有十分十的把握下去唐突邀约?”

     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蒋百川的手指轻轻叩着沙发的扶手,几秒后看向何总,淡笑着:“总要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

     何总轻笑一声,“行,明天我找人约,能不能约到不好说,现在正是你们海纳投行和尹林资产公司竞争最激烈的当口,说不定他会找个理由暂时拖延跟你见面的时间。”

     蒋百川手肘支在沙发扶手上,拖着下巴,面色紧绷。

     这个可能他不是没想过,这才是他急着赶过来的最重要原因。

     如果何总约不到,他再另想他法。

     他跟何总说:“约吧,至于结果,我们没法掌控。”

     聊完LACA相机的事,蒋百川跟何总又聊了聊最近金融界的几个大的跨国并购案。

     何总把蒋百川茶杯里的茶水倒了一部分出来,又添了些热茶,示意他尝尝。

     问他:“最近收购尹林控股的石油公司股份的事儿,是不是你背后操作的?”

     何总跟蒋百川交情颇深,两人之间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

     蒋百川淡笑:“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信不信?”

     何总端起茶杯轻啄了一口,反问道:“你觉得呢?”

     蒋百川轻笑几声,没置可否。

     何总知道他的不否认便是默认。

     “你有那么多闲置资金去大宗收购?”

     蒋百川幽幽道:“穷死了,借我点?”

     何总笑,笑里夹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坏:“你要是求我,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蒋百川眼睛半眯,慢悠悠说道:“你跟蒋慕铮,你们最好祈祷这辈子都别落我手里,否则,你们哭都哭不出来。”

     何总:“...”

     蒋百川看了眼手表,拿出手机给苏扬发了条信息:【在外滩的什么位置?】

     苏扬回:【你猜。】

     蒋百川:【我马上从公司出来,去找你。】

     苏扬:【你都不知道我在哪,怎么找?】

     蒋百川:【到了外滩后,我告诉你我在哪,你来找我就行。】

     苏扬:【...】

     她收起手机,站在江边,继续拍着江面上来来回回的游轮。

     寒冷的江风吹过。

     有点冷,又好像不冷。

     过了几分钟,苏扬又看了看手机,还是没动静。

     半小时前她打了电话给某银行的行长,那边摁断,说正在开会,一会儿回给她。

     可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静。

     想到蒋百川现在有资金缺口,苏扬心里就莫名着急。

     之前在飞机上,蒋百川跟她开玩笑,说她想客串的时间长点,可以拿三个亿贿赂他。

     再加上她早上收到的银行账户金额变动的邮件,她大概猜到蒋百川在资金周转上遇到了困难。

     否则,以他的性格,他不会开那么无厘头的玩笑。

     但当时在飞机上她故意逗弄了蒋百川一番,故作听不懂他的潜台词。

     看到他内心抓狂,恨她,却又弄不死她的无奈表情,她就好满足。

     不过到了上海市区跟他分开后,她就立马拨打了张行长的电话。

     她银行账户里的一部分钱,是海纳投行这十年来的年终分红。

     她从十八岁开始,就已经是海纳投行的第三大股东。

     所有股份都是蒋百川转给她的。

     还有一部分钱是她持有的中川集团3%股份的分红,这些股份是婆婆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也算是蒋家给她的聘礼。

     可婆婆偏要说,这些股份跟蒋家没关系。

     因为这是婆婆自己持有的股份转了一半给她。

     账户里的另一部分钱,是前几年蒋百川教她投资赚取的。

     这几年她忙着摄影的事,已经不怎么做投资。

     有时候四叔和五叔会临时大宗收购,资金紧缺时,会从她这里拆借资金。

     他们不用时,她就把闲置的资金全部存在了银行,等他们下次用的时候也方便。

     倒是蒋百川,这些年来,一次都没用过她的钱。

     怔神时,手机响起。

     是张行长的来电,苏扬赶紧接起。

     “小苏啊,你好。”

     顿了下,张行长又赶紧改口:“现在应该称呼你蒋太太了。”

     苏扬笑:“张行,您太客气了,叫我苏扬就行。”

     她是这家支行的大客户,跟张行已经比较熟悉。

     张行长解释道:“刚才在开贷审会,不方便接听电话,你有什么急事?”

     苏扬:“想跟您提前说一声,我要预约一下,明天转笔钱出去。”

     张行长:“这次又是你们家亲戚拆借?”

     这几年,他都已经习惯了苏扬随时把钱转走,但现在是年末,正是考核存款的最关键一个月,这个月的任务怕是要悬了。

     苏扬说:“对,家里亲戚又要用钱。”

     她没说是蒋百川。

     张行长问:“这次准备转多少?”

     苏扬清了清嗓子,“张行,我明天要转走五个亿。”

     蒋百川在飞机上半开玩笑说的三个亿,应该就是他现在资金缺口的数额,但她准备多转两个亿给他,以备不时之需。

     张行长一听要一次性转走五个亿,心都疼的揪起来,他们小支行这个月乃至这个季度的存款任务都成了问题。

     可又不能不给转,又确认一遍:“明天就要转走?”

     苏扬:“对,明天就要急用,剩下的钱还继续存在你们行。”

     挂上电话,苏扬也没跟蒋百川提前说一声,直接订了下午回北京的机票,明天一早要去银行转钱给蒋百川。

     机票定好后,苏扬看着机票信息微微叹口气,无奈又心塞。

     她跟蒋百川的这次假期大概又要泡汤了。

     以往每次都是这样,他休假陪她,她也暂时放下手头上的工作,两人好好放松一下,可计划总没有变化快,而他们又不能置这些变化不管不顾。

     这时她的手机又响起。

     是丁茜的电话。

     “喂,茜儿,啥事?”

     丁茜:“LACA相机的那份合同,没什么问题吧?”

     苏扬看着波光粼粼的江面:“没问题,大概什么时候去签?”

     丁茜:“圣诞假之后,元月10号左右这样我们去德国,正好拍摄新的广告片。这次的拍摄主题,你有什么好的灵感没?他们要求可是非常严苛的。”

     苏扬:“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应该能想出好的方案,现在倒是没有什么头绪。”

     丁茜那边有电话进来,就匆匆收线。

     苏扬把手机装兜里,将相机挂在脖子上,沿着江边,漫无目的的朝前走着。

     LACA相机的高层要求这次广告片要以初恋为主题拍摄,还要求必须是一个打动人的美丽爱情故事。

     可只有几十秒的广告时间,要表达出一个感动人的跟初恋有关的爱情故事,这得有多难?

     她微微叹口气。

     别人代言广告都是只管参加拍摄就行,她代言广告就成了另类。

     不仅自己要当模特,她的工作室还要负责广告片的创意和拍摄以及后期的剪辑工作。

     这几天光顾着跟蒋百川瞎混,都没心思想去想工作。

     这时丁茜的电话又进来。

     “扬扬,蒋百川在你身边没?”

     苏扬笑说:“你又要干什么坏事?”

     丁茜:“你先回答我。”

     苏扬:“没,我一个人在外滩瞎转悠。”

     丁茜就放心的说了:“我怎么感觉你跟蒋百川恋情曝光是他一手操作的?”

     苏扬毫不犹豫否定:“不可能,他哪有那么无聊。”

     以她对他的了解,他是真的不屑去做这样的事。

     丁茜:“不信是吧?刚开始我也不信,可当我把一系列事件联系在一起,前前后后捋了一遍,把自己吓了一大跳,然后又觉得,以蒋百川那种护短,这事十有八.九是他干的。”

     苏扬疑疑惑惑的,“跟我说道说道,我这几天光顾着兴奋去了,脑子这东西好几天都没带在身上。”

     丁茜忍不住打击她:“就是你带在身上了,脑子这么奢侈的东西,你有的也不多,所以带不带也没什么区别。”

     苏扬:“...”

     丁茜开始给她做分析:“蒋百川肯定是找了个可靠的人去演这出戏,先拍模糊的背影照,然后他借机在微博公布你们的婚姻状况,紧跟着带你去公园秀恩爱,这么做不仅宣誓了主权,还又直接断了乔家所有的心思。”

     苏扬听了分析后,感觉好像也有那么点道理。

     对丁茜说:“继续说。”

     丁茜喝了点水又接着说:“你们的婚姻公开,乔瑾肯定不会让你好过,她最擅长的就是让媒体围攻你,蒋百川自然也想到了,就把所有的事做在前头,让人把你们的行程故意透露给媒体。”

     苏扬微怔,难怪他们在机场被记者围堵。

     当时并没多想,觉得他们正处在八卦新闻的中心,被媒体围堵好像也没什么稀罕的。

     丁茜又说:“你想想,蒋百川身边的那几个保镖都是什么级别的?狗仔能轻易靠近?你们临时决定去机场,怎么会有那么一大批记者在那等着?肯定是有人提前透露了你们的行程。”

     “扬扬?在听吗?”

     苏扬回神:“听着呢,你说。”

     丁茜:“我觉得吧,肯定是蒋百川怕你一个人应付不来媒体,所以就想了这个法子,让记者围堵你们俩,然后他替你把以后要被记者追问的问题都回答了,还是自问自答。”

     说着,丁茜不由感慨:“你说要不是他有心这么做,谁能有这个本事让他一次性说这么多话?关键还涉及到了个人**,他最讨厌的事不就是自己的生活被曝光在大众视野?”

     苏扬长长吁了口气,心里酸涩不已。

     丁茜的声音又从话筒里传来:“蒋百川是什么德性你还不知道吗?除了对家人和我们工作室的员工,其他时间你什么时候见他温和过?但你们上午被记者围着的视频我可是看了,他当时鲜有的好态度,差点惊掉我下巴。”

     苏扬望着江面上慢吞吞向前游动的游轮,眼前逐渐升起一层雾气,连带着连看巨大的游轮都是模糊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脑子里乱乱的。

     丁茜又接着说:“你都不知道你们当时的那个视频,现在有多火,蒋百川可是瞬间成为国民老公。”

     然后又笑着揶揄道:“你当时偎依在蒋百川怀里的小女人模样,可是前所未有的,也是狠狠虐了我们女人一把。”

     “扬扬?”

     没人吱声。

     丁茜又唤她的名字:“扬扬?”

     苏扬回神:“嗯?我在听呢。”

     其实刚才丁茜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脑海里想的全部都是蒋百川。

     这时有对父女从苏扬身边经过,爸爸很年轻,女儿三四岁这样子。

     爸爸正在打电话,女儿扒着爸爸的腿不让走,小脚踮着,一只小手不断在挠,想抢爸爸的手机。

     嘴里还一直来回重复着:“朽机(手机),朽机,要朽机。”

     爸爸左手手持手机正在打电话,右手拎着小女孩羽绒服上的帽子,怕她摔倒。

     通话结束后,爸爸把手机递给小女孩,两手将她腾空举起。

     ‘砰’地一声响,小女孩没拿稳,手机摔在地上。

     小女孩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哇’的一声哭出来。

     光是听声音就知道,这种干嚎其实并不伤心,就是小孩子做错事下意识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

     爸爸把小女孩放下来,捡起手机看了眼,摸摸小女孩的头,学着小女孩的咬字不清的声音说道:“里戒哭,朽机就不理里了。”(你再哭,手机就不理你了)

     小女孩突然止住哭声,还做样子用手背擦擦眼。

     苏扬一瞅了眼小女孩肉嘟嘟的小脸蛋,哪里有半滴眼泪。

     爸爸再次把手机递给小女孩,又将她抱起来,聚过头顶,跨坐在他脖子上。

     苏扬望着那对温馨的父女背影,久久都没回过神。

     她虽然没看到手机是不是摔坏了,但从那么高的地方直接掉落在地砖上,屏幕不裂开的几率太小。

     可爸爸就跟没事人一样,没有抱怨孩子半个字。

     不自觉的,她代入了蒋百川和孩子相处的画面。

     如果她生个女儿,他一定也会像刚才那个父亲一般,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宠爱着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爱的们~~

     cmyt扔了1个地雷

     晨扔了1个地雷

     姑娘流浪远方扔了1个地雷

     姑娘流浪远方扔了1个地雷

     李李扔了1个地雷

     shirely扔了1个地雷

     谢谢灌营养液的姑娘们~~ 爱你们 (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