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丁茜也感觉到苏扬情绪的低沉,赶紧岔开话题, 嘚瑟邀功:“当局者迷了吧?来来来, 快点夸我两句, 顺便再发几个大红包给我。”

     苏扬被她逗笑:“谢了。”

     丁茜一身鸡皮疙瘩:“唉吆喂, 酸死我了。”

     然后又想到还有正经事没说,“对了,下周二美娱集团的慈善酒会, 唯依已经给我们工作室发来了邀请函,还说你务必要到场, 因为那天娱乐圈大牌云集, 想让你拍些合照, 做宣传片。”

     苏扬问:“哪些大牌?乔瑾去吗?”

     丁茜:“还不知道,我回头打听一下,我马上把已经确定去的大牌明星的名单发到你邮箱,再把当天的活动安排和节目单也发给你。”

     然后丁茜就挂了电话。

     苏扬看着手机屏幕若有所思。

     以着乔瑾和唯依的关系, 乔瑾不可能不去,而唯依这次让她去拍什么合影, 其实就是想故意刁难她, 到时候和乔瑾狭路相逢后,得有多少人等着看热闹。

     苏扬收到邮件后,看了眼, 也没什么兴趣,她就退出邮箱。

     手机有信息进来,是蒋百川发来的:【我在咖啡馆等你。】

     随后又把他的位置定位给她。

     苏扬回:【十分钟就到。】

     咖啡馆里。

     庞越希刚踏进木门, 就看了坐在窗边的那个极为耀眼又冷若冰霜的男人。

     她微怔。

     没想到在这样一家小咖啡馆里会遇到他。

     她想到一句话,挺矫情的一句话。

     【若说无缘,缘何相聚?】

     庞越希盯着蒋百川看了数秒。

     他正在认真看着电脑屏幕,手上一直在打字,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服务员瞅瞅眼前的女人,再看看不远处的男人,默默的回到吧台处,拿着抹布轻轻擦着吧台,偶尔会跟同事来个眼神交流。

     庞越希收拾好心情,抬步朝蒋百川走过去。

     蒋百川余光也看到了她,但没吱声。

     庞越希欲要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蒋百川忽的抬头,“这里有人。”

     庞越希:“...”

     她被气的忽的笑了出来,“蒋百川,你怎么这么...”幼稚又不绅士。

     她没坐,拖了另一张桌子下的木椅过来,直接摆放在路中间。

     落座后,庞越希转头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拿铁。

     她再次把意味深长的视线落在蒋百川脸上。

     这个男人还是一副寡淡的表情,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屏幕。

     她不在他的眼里。

     他连多余的视线都不会给她。

     庞越希打断他:“你到上海是要约见方荣的董事局主席?”

     蒋百川的手指快速在键盘上敲着,神情严肃,像在思索。

     至于庞越希说了什么,他一个字都往心里去。

     庞越希没得到回应,也没再追根刨底。

     其实她知道他此番到上海的目的,刚才之所以明知故问,就是没话找话说而已。

     她的手指轻轻在木桌的边沿敲着,眸光一直专注着他。

     这几年,她和他不止一次正面交锋。

     咄咄逼人时的他,波澜不惊时的他,冷漠无情时的他,她全部见过。

     认真工作时的他,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时候,不管是哪个女人见到这一幕,没有不动心的理由。

     咖啡端上来。

     庞越希也没什么心思喝,就把咖啡杯顺手放在他的那张桌子上。

     这时蒋百川再次抬头,瞥了眼那杯咖啡,对她说:“我说过,这个位置有人坐。”

     傲慢无礼、不近人情。

     没有丁点的绅士风范。

     庞越希:“...”

     忽的,她‘呵’了一声,“蒋百川,你一个大男人,心胸就这么点儿?”

     蒋百川淡淡说道:“对你,我没必要有心胸。”

     说完又开始敲键盘。

     庞越希眯了眯眼,做了好几个深呼吸。

     这个男人轻飘飘的一两句话就能把人气的半死。

     人总是有犯贱和自虐倾向,庞越希原以为她会是个例外。

     遇到蒋百川之后,她明白,谁都不会是个例外。

     例外的,那是因为暂时还没遇到克星。

     她主动挑起话题:“你就不想跟我聊聊这回尹林的收购案?兴许海纳和尹林之间还有机会合作。”

     蒋百川头也没抬:“没兴趣。”

     庞越希忍了又忍,嘴角依旧露着职业化的浅笑:“话别说的太满,过不了多久,你就会主动提出跟尹林合作。”

     蒋百川敲完一行字,这才看向庞越希:“那要让你失望了。”

     庞越希无声一笑,笑的嘲讽又自信满满。

     她期待着他求和的那天。

     她今天受的气,之前在德国小城受的气,她会加倍还给他。

     庞越希缓了缓情绪,不经意抬眸看向窗外,就看苏扬朝这边走来。

     原来她边上那个位置,是蒋百川留给苏扬的。

     她起身,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口,就听蒋百川说:“服务员,我跟那位女士不熟,她的咖啡我没法买单。”

     庞越希:“...”

     眼睛眯了又眯,气的心口都疼。

     她转头,几道探究又意味深长的目光都在盯着她。

     庞越希整理好失态的情绪,提步走向收银台。

     咖啡馆的木门推开,随着服务员清脆的“欢迎光临,上午好,女士!”

     庞越希不由回头,跟苏扬来个四目相接。

     苏扬只淡淡瞄了她眼,就收回视线,走向蒋百川。

     庞越希买过单就匆匆离开了咖啡馆。

     蒋百川余光看到了苏扬,但没说话,一直在心里分析着数据。

     苏扬坐在他对面,没打扰他,点了一杯花牛奶,随手拿过边上的一本时尚杂志看起来。

     看着看着也忘记了时间。

     蒋百川处理好手上的工作,合上笔记本,才跟苏扬说话:“在哪儿玩的?”

     苏扬还在看杂志,头也没抬:“就在江边走走。”

     蒋百川:“不问问庞越希怎么会在这里?”

     苏扬正盯着一组时尚照片在看,漫不经心回他:“这咖啡馆又不是你家开的,你还不许人家来?”

     知道她没放在心上,但蒋百川还是解释道:“庞越希出现在咖啡馆应该是巧合,出现在上海,应该是为了收购案。”

     苏扬这才放下杂志,“你们这次又是对头?”

     蒋百川:“嗯。”

     别的没有多说。

     之后的时间里,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看。

     苏扬被看得挺不自在,问他:“有事?”

     “嗯。”蒋百川点点头。

     顿了片刻,他忍不住又问道:“你银行账户里真的没有闲置资金了吗?”

     苏扬故意道:“没有了啊,在飞机上不就跟你说过?账户里就剩点零头。”

     蒋百川眼神疑惑了下,问她:“全部投了?”

     苏扬:“嗯,前段时间跟四叔四婶吃了顿饭,四叔说有好的投资项目,我就全部投了。”

     佯装什么都不知道,遂又问道:“你今天怎么老问起这个?”

     蒋百川编了个理由:“没什么,就是有个前景还不错的项目,问你要不要跟投的,既然已经投了,那就算了。”

     账户里既然没钱,他就没再多说,免得她把这事当成心思。

     苏扬‘哦’了声,又说:“我下午要回北京,明天有事。”

     蒋百川跟她解释说:“我没法陪你回去,打算明天上午约个人,不知道能不能约到,我得在这边等着。”

     苏扬的牛奶端来,她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开始用勺子轻轻搅动着牛奶,慢悠悠道:“你也看好了那个投资项目,手里没钱是吗?”

     蒋百川没接话,假装在看手机上的新闻。

     苏扬忍了半天,没忍住。

     “不问问我急着回北京干嘛?”

     然后坏笑着看他。

     蒋百川半晌后反应过来,伸手握着她的脖子使劲揉了揉。

     还不解气,把她的手指拿过来,放在齿间用力咬了几下。

     苏扬疼的想缩回去,蒋百川抓的太紧,她没抽.回来。

     蒋百川也没真的跟她计较,把她的几根手指轻轻揉揉。

     问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苏扬:“在飞机上。”

     蒋百川又捏了捏她的手指,没用力。

     苏扬移坐到他边上,伸了五个手指头:“这么多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就把账户里所有的都转出来,再去问周明谦借点。”

     蒋百川望着她的眼睛,声音低沉:“足够。”

     把她的手攥在手心,不断摩挲着,也没再说旁的。

     苏扬笑说:“我知道你想亲我,我允许了。”

     蒋百川:“...”

     还真没打算在这样的公共场所亲她。

     但她说了,那就是她心里想。

     蒋百川低头亲了亲她。

     苏扬隔了一小会儿才说:“我以为你不会问我要钱呢。”

     这么多年,都是他给她钱,从来都不会从那她那里拆借资金。

     他的私人银行账户,她会收到金额变动,知道账户余额,但从来不过问他把这些钱拿去做什么了。

     而她的私人账户,就是她的小金库,他从来不问她有多少钱,也不管她怎么花。

     即便她有那么多钱,他还是每个月都给她零花钱。

     蒋百川坦诚说道:“的确犹豫过,后来又改变了想法。”

     因为男人的那点虚荣心、自尊心作祟,他之前还真的挺挣扎犹豫,没下定决心到底要不要跟她说这事,在飞机上就是这样的心里。

     就在来找外滩找她的路上,他又想通。

     如果现在不告诉她,以后她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埋怨他有事情也不会跟她商量,把她当成外人。

     苏扬一个高兴,微微起身,在他侧脸上亲了下。

     笑说:“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请你吃顿大餐。”

     吃过饭后,苏扬就要赶去机场。

     蒋百川之前已经安排了公司的车过来送她。

     饭店门口,苏扬又回头看了看餐厅的名字:“这家餐厅的性价比特高,还能美团,下次我们再来吃。”

     又加了句:“我下次就只吃烤鲳鱼,一块烤肉也不吃。”

     蒋百川:“...”

     他们今天中午吃的西餐自助,她别的没吃,烤鲳鱼吃了一盘又一盘,厨师烤鱼的速度赶不上她吃鱼的速度。

     直到厨师的眼神都是无语又无奈的,她才去吃了点烤肉...

     苏扬看了看时间,得出发去机场。

     蒋百川又跟她说了一遍:“飞机上无聊就看看电影。”

     苏扬点头,没说话。

     低头把玩着他的手,忽的抬头问:“你哪天回去?”

     蒋百川:“顺利的话,后天就能回。”

     苏扬‘哦’了声。

     时间差不多,她松开他的手,“我走啦,后天晚上见。”

     蒋百川也没吱声,就静静看着她。

     苏扬意会,靠近他,在他唇上亲了两下。

     蒋百川轻轻把她拥在怀里,“对不起。”

     明明答应过她,这段时间一直都会陪她。

     可现在却要让她一个人回北京,为的还是给他转钱。

     苏扬微微仰头,宽慰他:“生意上的事,不是我们说放假,就放假的。”

     她轻轻推推他的肩膀:“我该上车了。”

     蒋百川:“到了后给我电话。”

     坐上车,苏扬降下车窗,指指自己的心脏,再虚空点点他的心脏部位,然后在空中划了一道弧形连接线。

     汽车缓缓驶离,直到行进车流,分辨不清是哪辆,蒋百川才收回视线,坐上自己的车回酒店。

     街景不停倒退,没在他脑海里留下任何痕迹。

     刚才苏扬划的那道连接线,他明白她这个举动想要表达的意思。

     以前她无意间说过,说他们之间有座无形的拱桥,是世界上跨距最长的桥。

     从大洋此岸直达大洋彼岸。

     这座桥不问时间、不管距离、无关地形,任何时候都是坚固又畅通无阻的。

     蒋慕铮的信息进来:【钱筹的怎么样了?】

     幸灾乐祸的表情。

     蒋百川:【明天上午转给你。】

     蒋慕铮:【问童童借的?【龇牙】】

     蒋百川:【不是,我老婆主动转给我的。】

     蒋慕铮:【哈哈哈!小川你太幽默了!让我猜一下,一定是童童把你打击碾压后,你吃了瘪,受了委屈,她才痛快把钱转给你的。】

     蒋百川:“...”

     作者有话要说:  响应组织号召,今面向社会征俩包子的名字(大名+小名),具体要求如下:

     1、男孩名 :要求高大上,最好是有霸道总裁范。

     2、女孩名:要求软萌软萌的。

     求助人:蒋百川夫妇

     PS:我想了好久,依旧没想出好听的包子名,你们无聊时可以帮我想想~~

     虽然是俩个包子,但我没打算写龙凤胎,因为剧情都是我之前设想好的,如果是龙凤胎,我想到的很多好玩的剧情就用不上~

     虽然不是龙凤胎,但还是会有两个包子,腹黑却“不受待见”的WULI小小川,和软萌软萌的小小童~~~

     包子在提上日程ing,要过些日子才能上线~~

     谢谢亲爱的们~

     Xiaoxiao扔了1个地雷

     柳软桃花浅扔了1个地雷

     酸菜扔了1个地雷

     魔王没有牛扔了1个地雷

     想想扔了1个地雷

     shirely扔了1个地雷

     风筝误扔了1个地雷

     谢谢灌营养液的姑娘们~~ (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