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膜拜
    玄羽与霍钧、嫣儿三人一起,一路飞行,不到一个时辰,望天城便出现三人在眼前。

     望天城地处离州西部腹地,乃是西部七郡之中心,作为整个西部最大的城池,同时也是七郡首府,为行政经济命脉之所在。

     自大荒泛滥以来,便从四方涌来无数饥民,这些饥民人数众多,围在望天城外,不时结队向城中冲击,几乎每一天都有暴乱产生。

     城中的郡衙官员以及大族大户,惧怕民众暴乱,早已携带细软,逃之夭夭,或是隐居乡里,或是去了皇城,寻求庇护。

     玄羽找到的这家人便是昔日望天城有名的大户李家。这李家在离州西部也是颇有名气,之所以逃回乡里没有去皇城,最重要的原因是,李家族首在朝廷内斗中失势,若举家去皇城,难逃一死。

     李家原以为带上粮食和士兵,躲在高墙内,守在乡里便可安枕无忧,孰知天降横祸,让玄羽杀了个干净。

     因果报应,果真屡试不爽。

     玄羽心中大恨,仅这李氏一家所藏的粮食就足够整个城池的人省着吃上半个月了,可想而知其他逃往皇城的大族带走了多少救命的粮食。若不是这些人,西部七郡的灾情恐怕也不会发展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境地。

     望天城外,驻扎着一支千人不到的军队,这些军人原本都是城中的成年男子,为了保护城中妻儿不被这些饥民盲流所害自发的拿起兵器组成了这支队伍。城中留下来的除了平民百姓,这些有良知的仁人义士联合起来,勉强维持着城池的秩序。

     三人御器飞来,径直飞入城内最高的那处高楼,此处正是原本望天城最富盛名的酒楼妓院,名曰【安乐】,取安逸享乐之意。

     安乐楼顶楼,三位身着青衣的灵修弟子带着一群男子和一群莺莺燕燕的女子走来。这几个青衣灵修人士乃是丹辰宗弟子,都是玄羽的师弟,三人身后的男子便是留守城中的仁人志士,在他们身后的莺莺燕燕却是安乐楼原本的歌妓。

     在这群女子当中,一位红衣女子年龄教其他人稍大,正是安乐楼的主人画眉。画眉乃是歌姬出身,卖艺卖身白手起家,不知受了多少辛苦,才创下了这诺大基业。此次大灾中,在整个望天城内所大富大贵的人逃离时,却是她与一众姐妹们选择了留守救灾。

     大灾来临,她们便将所有平日里挣下的金银财物拿了出来,从那群大家族手中换成粮食,布粥施舍,造福百姓。与那些逃离望天城的大户人家形成了鲜明对比。

     世人只骂花中女子无义,大难迎头方知真我人性。

     此时,城中粮食将空,似乎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刻。

     “师兄,可找到食物?”三位青衣人见玄羽踏剑而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独臂少年和一位蒙着面纱的绿衣女子,忙道:“城中缺粮,恐怕撑不过今日了,便要发生大暴乱了?”

     玄羽取出虚子袋,将袋中粮食缓缓倒出,不过片刻,楼顶处倒下近百石粮食。三位丹辰宗弟子喜色连连,四下歌姬们登时爆出一阵欢呼。

     玄羽向众人微微躬身道:“请众位先将这些粮食熬成粥,在城外布粥,告知百姓,粮食已筹备充足,消除百姓疑虑。之后,我有一计可解七郡灾情。”

     众男子中,一位青年拱手谢道:“大师有神仙手段,我等唯命是从。望天城有救了!”

     “望天城有救了!”

     “有救了!”

     ……

     众人各自奔走,将玄羽倒出来的这数百石粮食搬出望天城,熬成米粥。不多时,城外传来一阵阵欢呼。

     安乐楼内,只剩七人,分别是玄羽同他的三位丹辰宗弟子,画眉以及霍钧和绿衣女子七人。此时,绿衣女子眼神熠熠生辉,静静看着玄羽:“嫣儿心中好奇,不知玄羽师兄所说的计策是什么?”

     玄羽神秘一笑,将心中之计在六人面前叙说一番。

     几人均是点头称赞,画眉更是喜上眉梢,大赞:“当真是神仙妙计,我看此事能成。”

     却说,望天城内外,这几日流言纷纷,人心惶惶,饥民私下议论纷纷:“这两日粥水越来越稀,我看城中恐怕也快断了粮了。”

     “可不是,早在三个月前,望天城里所有大家族都举族逃离,此时哪有什么余粮给我们吃?”

     ……

     这些人中大多是附近饥民,乃无辜百姓,却不乏投机作恶之辈。只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三人贼眉鼠眼的低声耳语着,其中一人个头最矮,却似乎是三人的首领,言语间含着怨气:“二位兄弟,若想不死,唯有将剩下的粮食抢出来,这样便能支撑我等走到皇城。到了皇城我不信那皇帝老儿会眼睁睁看着所有人饿死。”

     “大哥可知这城中的粮食放在何处?”

     “就在那**窝安乐楼中,那群骚婊子能坚持到这个时候,不知跟那些大家族换了多少粮食。”

     “可是,这粮食乃是所有人的命根子,单凭我几人恐怕也抢不出来啊,况且……”

     三人正商量着,突然天空之上,一道剑气划过,不偏不倚,将将落在此处,刺破三人的胸膛,不伤及旁边人丝毫。

     剑气过后,一人临空飞起,落在望天城城墙之上,白衣飘飘,不染尘埃。

     “所有人都听着,我乃洪州丹辰宗弟子玄羽,离州大灾,原因有二,一半天灾,一半人祸。大家都知道大灾三年,颗粒无收,却不知富贵世家囤积粮食无数,足够所有人吃十年,这些人走了,留下一个偌大的空城,才导致灾祸不绝。我丹辰宗与离州仰月宫商量后,从附近九城紧急运输粮食而来,此刻粮食即将入库,众位需安心。这三人心怀不轨,意图抢粮,我斩杀此三人,以儆效尤,愿众位以此为戒。”

     玄羽声音洪亮,气息绵长,话语飞向百里之外,所有饥民无不听得清清楚楚。

     “仰月宫?那不是神仙住的地方么?”

     有饥民惊喜的发现这说话之人竟与仰月宫有关系。

     在离州大陆,凡人很少知道丹辰宗这样的宗门,但是对于仰月宫,却无不是顶礼膜拜。那可是高高在上,超越皇权的所在。据说里面居住的都是远离尘世的神仙。

     无数饥民向着玄羽跪倒在地,泪如雨下,高呼‘神仙救我’。

     “轰……”就在饥民们大呼‘神仙’的激动时刻,一辆辆满载这粮食的车辆沿着西门外的大路,从饥民身旁缓缓而过,每一车都装满了饱满的稻谷,没有丝毫遮掩,也没有人阻挡,就这么缓缓的驶入城中。

     就在人们眼前,超过三百辆粮车进入外城西门,不多片刻,从远处又有三百粮车沿着西门外的大路运了进来。如此这样十趟之后,在所有人吃惊和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整整三千辆满载粮食的粮车运进城中,待粮食运完毕,城门才缓缓关闭。

     所有灾民,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动不动的看着。

     在这期间,没有一个灾民暴乱,也没有一人去质疑这些粮食的真假,仿佛神仙来了,这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有救了!有救了!”

     望天城外,灾民人群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玄羽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依旧在风中站立,城墙上知情的几人无不同时松了一口气,心中对玄羽无比赞赏。

     玄羽挥袖跳下城墙,向城中走去。安乐楼上的画眉和一众女子,仿佛迎接归来的英雄一般,兴高采烈的欢呼着。

     霍钧身旁的绿衣女子则紧攥衣袖,眼眶中有晶莹的泪花在闪动。单论此事,霍钧不得不承认,玄羽的表现实在太完美了。

     赈灾保民,安稳人心乃是第一步,第二步便是以工代赈,在玄羽的授意下,在所有灾民之中选出十六岁以上灾民,参加由望天城主持的垦荒。

     离州大灾起初乃是旱灾,种子无用,饥民为了果腹,将所有粮食和粮食的种子都吃了。到后来便是人祸,无人赈灾,没有种子,百姓依旧食不果腹,哪儿来的力气耕种那些荒芜的土地。

     此时,玄羽下令,让十六岁以上的灾民吃饱,发放粮食种子,开垦荒芜已久的田地。再由霍钧与其他丹辰宗修行水系灵力的弟子,施展布雨之术,短短一个月,春来之时,种子终于发芽了。

     灾民看到了生存的希望,对于玄羽几人更是顶礼膜拜,所有灾民都在心中祈福,而丹辰宗的名声却前所未有的在离州大陆的普通百姓间传播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