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精血
    ‘啮’兽扭动着残破的身躯,扬起血浪向四处横冲直闯,撞在【浮屠降魔阵】光壁上,大阵隐约间发生了轻微的晃动,似乎有一处不太稳定。

     ‘啮’兽继续扬起血浪四处撞击,几番试探后,啮兽‘哈哈’大笑一声,聚集所有血浪直冲向葵水位所在。

     “轰!”

     由罗云镇守的葵水位,一道波纹震荡开来,葵水位震动,罗云身形摇晃不止。只见,血浪撞出一阵阵水光,【浮屠降魔阵】大阵的葵水位处有了一丝丝裂隙。罗云毕竟是中阶地灵师,与盛云、虚云二人相比,修为有不小的差距,‘啮’兽撞击此处正是大阵最薄弱的环节。

     真云见状,自袖中取出一玉净瓶,这瓶中所盛的水正是三清真水,乃三品水种,与先天真水也只差一个品级。他扬手洒出一道碧色水光,水光落在裂隙处,融入罗云的青菱碧光中,将大阵重新补好。

     ‘啮’兽直撞的头破血流,这次大阵却丝毫不见破绽。天辰的【镇邪币】与龙成海的【龙暮剑】直接斩在啮兽身躯上,‘啮’兽‘嗷嗷’惨叫,拖着残破的身体,在阵中苟延残喘。

     忽的,啮兽将所有血浪扬起来,让血浪灌入口中,原本血肉模糊成一团的‘啮’兽,不断膨胀起来,仿佛一个巨大的血色肉球。

     真云怒吼:“大家小心,他的元神要自爆了!”

     天辰与龙成海二人连忙飞身跳出【浮屠降魔阵】,盛云、虚云、罗云三人定住法宝,猛地输入一股灵气,连忙脱离大阵。几人刚离开,只听一声巨响。

     “轰!”

     所有血光仿佛有目的,全部撞击在【浮屠降魔阵】葵水位,大阵不堪重负轰然炸开。三件灵宝光芒惨淡跌落地上,那一道道血光,向四面八方炸开飞去。

     隐约间,几人还听到‘啮’兽死前凄厉的怒吼声。

     “真云小儿,我聂无血纵横天界难遇对手,没想到在灵界几番被你师徒二人逼入绝境,今日之耻,我记住了。待本尊破开这灵界壁垒,真身降临,便是尔等丧命之时,到时候我要这旺苍山脉尸山血海、片草不生,将尔等挫骨扬灰、魂飞魄散。”

     真云冷冷的注视所有四射的精血,袖中一道道火鸦精准的射向一片片精血,将其彻底蒸发。但是精血炸开数以千万计,仍有三滴精血穿过缝隙逃逸而去。

     “二位师兄,这‘啮’兽虽自爆,但以此妖的奸诈,必定在还分出一丝元神借着其中一滴精血逃遁,此前我师多次斩杀他,他都如此逃遁的。此刻我三人分三个方向分别追踪三滴精血,只有让所有精血一滴不落的蒸发,才能将那丝元神彻底灭绝。灭完之后,我们在浮云宗汇合。请,起!”

     “好,我来追踪这滴,起!”

     “我去这个方向,起!”

     三位天灵师各自祭出法宝,分了三个方向,向那三滴精血追去。

     空中,天辰手持【酉天镜】,嘴角微微上扬。此行他的目的,除了要追查徒弟之死,更重要的是奉宗主之命将这‘啮’兽一丝元神残片带回宗门,这血海魔宗的元神碎片对即将登顶灵界极限的宗主来说,可是大有用处。此刻,精血大多数蒸发,只有三滴漏网之鱼,在他的【酉天镜】下,那滴精血原形毕露,他追踪的这滴正是那带着元神碎片的那滴。

     通往黑木林的草地上,霍钧和周雨璐以及一众猎手,目不转睛的盯着百里外,流光溢转的玲珑宝塔和漫天血浪的每一次碰撞,他们都要发出一声声惊叹。

     众人不断赞叹着这些灵师们的强大,同时还心中不断的祈祷着,希望周雨璐能成为其中一员,飞天遁地,带领霍氏族人走出这与世隔绝的丛林。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隆声,只见那流光宝塔轰然爆碎,一片火海覆盖着那层层血浪,血浪渐渐消散于无形。

     霍钧拉着周雨璐的小手,伏在周雨璐耳边轻声道:“小雨璐,待会儿那些灵师过来,你千万不要再提让他们收我为徒的事儿。好么?”

     “钧哥哥,为什么啊?”

     “因为……因为如果他们不要我,你又因为我不拜师了,那我们族人就没有机会离开山里了啊!”

     “可是,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去啊!”

     “我也想,不过……你放心,我答应你,不管你拜谁为师,我以后都会去找你的,好么?”

     “那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嗯?”

     两只小手的手指勾在一起,两人裂开嘴灿烂的笑着。忽然,霍钧感觉到口中一热,似乎有什么甜甜的东西趁他说话时钻入的喉咙,他连忙奋力的干呕咳嗽,却什么也没有。以为是错觉,不去管它。

     殊不知,那落入霍钧口中的正是其中‘啮’兽一滴精血,这精血进入霍钧腹中,立马钻入气海内,仿佛天生有一种融合灵力的力量,不消片刻便与气海中那滴至阴之物、极品的先天之水融为一体。

     随后一枚黑光追踪而至,端端落在了霍钧和周雨璐二人身前,黑色小剑轻轻的颤抖着,小剑之后,正是龙成海一个人急速赶来。

     周雨璐见龙成海一个人飞来,以为两位神仙已经做出选择,便默认了龙成海是自己的师父。经过霍钧的一番劝导,她自然也明白尊师重道的道理,忙跪地施礼道:“璐儿见过神仙师父!”

     龙成海原本是为追那滴精血而来,见周雨璐扑腾跪地叫自己师父,不由一怔,然后哈哈笑道:“好,好,乖徒儿,你愿意拜我为师了?”

     “徒儿愿意,那师父……师父能让我全村的百姓离开这大山么?”

     “哈哈,当然可以,徒儿一片赤诚,为师心中高兴还来不及。”

     一众猎手见那仙人允诺了周雨璐,一颗颗紧张的心情瞬间释放,顿时轰然跪地,嚎啕大哭道:“多谢神仙,谢谢神仙!我们终于可以出山了。”

     霍钧在一旁开心的笑着,不料他刚笑着张开嘴,龙成海身前那枚黑色小剑‘嗡’的一声,窜到他的身前,他连忙将嘴闭上。

     在小剑飞向霍钧的时候,龙成海已将所有注意力转移到小剑和霍钧身上,小剑在霍钧身旁旋转了数十圈,才缓缓的飞离开。

     龙成海的死死的盯着霍钧,心思转了又转,显然那滴精血很可能就落在这男孩身上,若这滴精血带着元神残魂,那他必须出手斩草除根。但是精血若没有附元神残魂,他却贸然出手,恐怕杀了无辜之人。况且,这男孩与自己刚收的徒弟似乎关系不一般啊!罢了,就将这男孩带给真云,让他自己头疼去!

     “你叫什么名字?”龙成海向男孩问道。

     “霍钧!”男孩身姿笔挺,不亢不卑回道。

     “好,你与我徒儿一起跟我走。”龙成海没有看到霍钧和周雨璐露出的惊奇和欣喜之色,回身对一众猎手道:“你们回去将此事告知全村,七日之后自然会有人接你们出山。我等去也!”

     龙成海两手一左一右将霍钧与周雨璐提起,落在墨剑之上,黑色小剑没入龙成海眉心,化作了道流光向浮云宗飞去。

     一众猎手趴在地上久久不敢抬头,待龙成海走后,方遥望着天空,发出阵阵欢呼。

     周玄的双眼中爆发出一团慑人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