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那人
    “如此说来这两人的来历不一般啊?和三年前那些人一样,这群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听完樊青云、盛云二人的叙述,真云叹了一声,见莫无心等人均浏览一遍那灵剑后,拱了拱手向几位长老询问:“各位可有什么看法?”

     六位长老齐齐的看向真云,思索着任何一个可能。

     莫无心抚着长须,冷道:“无非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同属一个秘密宗门,舞影、肖一平与三年前那十人均是这个门派的一员。这些人有预谋有准备分批次的潜伏在宗门之内,其目的是颠覆宗门夺取浮云宗。至于杀掉这些霍氏族人,可能是他们无意而为之。”

     离轩起身绕着众人走过,道:“大师兄的猜测不无道理,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他们原本潜伏的很好,为何要为了一群凡人暴露自己的身份,这不合情理啊?”

     离洛思索道:“或许是这群凡人干扰了他们的行动,或者发现了他们的某些不利于宗门的动机?”

     离轩皱了皱眉头,疑惑道:“霍氏族人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出过旺苍山,与浮云宗的弟子毫无关系,况且,即便其中一个人发现了他的行为,那也无需杀掉全村的人来隐瞒这个事实,这不是更招人怀疑么?”

     炎伦攥紧了拳头,怒道:“管他是何居心,以我之见,但凡与此事有任何瓜葛的弟子一个不留,统统赶出宗门,免得节外生枝。”

     “不可,这样做牵连甚广,会招致无谓非议。”真云面有难色,苦道:“这样做,宗门这千年来好不容易建立的威信就全毁了。”

     莫无心冷道:“炎师弟只说赶走他们,已够仁慈了。以我的脾气,杀了他们都不为过,这些忤逆之辈,死不足惜。”

     说罢,莫无心冷冷的盯了樊青云一眼,樊青云如寒芒在背,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月馨此时也附和道:“杀人太过无情,我倒认可炎师兄的方法。宗门之中参杂太多败类人渣,需要清理清理了。”

     炎伦身旁的元初抬了抬身子,淡然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是该打扫了。”

     六位长老有四位表态,真云用期冀的目光看着离轩、离洛二人,离轩默然片刻,见离洛唇齿轻启,仿佛有话要说,便问道:“师妹,可是有话要说?”

     离洛道:“浮云宗的威信不是纵容包庇换来的,更不是单靠打打杀杀拼来的,我认为,凡事逃不开一个‘理’字,若能找到凶手和凶手的同伙,自然严惩不贷。若以此而牵连了无辜之人,最后人心背离,只落得个孤家寡人的下场。”

     离轩点了点头,也缓缓道:“各位师兄师弟,真云师兄执掌浮云宗近千年,实属不易,大家一人一句要清理门户,可曾考虑过真云师兄的感受?这些弟子可都是他的徒弟啊!”

     盛云、虚云已经樊青云都是真云的弟子,真云在他们心中向来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他的话他们从来都不怀疑,见六位长老都发表完意见,便是真云发话的时候了。

     只见真云站起身来,环视一周,眼中不悲不喜,淡淡说道:“三年前,十人身亡,乌世仁服毒自尽,今日舞影同样服毒自尽。这几个弟子均是百年前我收的,他们的来历我都清楚,收他们为徒只是因为他们的亲人,或是兄弟姐妹,或是父母长辈,为了帮助浮云宗抵御外敌而死,查过这些死去的人无不是中阶地灵师以上的散修。我在想,若他们同属一个门派,又为了同一目标,潜伏在我浮云宗内。这样的手笔,这样的气魄,试问一般人能做到么?”

     真云淡淡的说着,不带丝毫情绪,众人却能透过他的言语,感受一股前所未有的重视。他的分析也使在场几人头脑清晰不少,也不由惊骇,若真如此,这幕后之人却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真云又淡淡道:“大师兄、元师弟、月师妹三年前去【合欢门】调查,之后,又走遍灵界十九州全部有【合欢】二字的地方,却一无所获,查无实证。这些无不说明这群人的主子是个心思缜密善于隐藏的高手。我一直在想,一个大人物,他耗费了如此大的人力物力,一个个灵修之人为此甘愿赴死,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场所有人不由的同时想:论心术算计,此人放眼灵界恐怕也无人能出其右,这样的大人物,安插如此多的人在浮云宗,到底是为了什么?

     真云顿了顿,目光有些发冷:“于是乎我便想,我浮云宗既无天地奇宝,也无传世灵法。虽以阵法名动天下,但灵界之中超过浮云宗的大道阵法不再少数。这些人若只是觊觎宗门的阵法秘籍,他大可不必,我宗门的阵法秘籍,舞影、肖一平这些人不知阅览了多少遍,若是仅仅为了阵法,早就该脱逃而走了。他们为何还潜伏到现在,去杀掉一群不相干的凡人?”

     众人转念一想,正如真云所说,浮云宗在沧州大陆固然有些名声,但放眼灵界十九州,不管是阵法秘籍、法器乃至宗门珍宝,恐怕还不能打动这样的人物。

     莫无心恍然间明了,惊叫道:“只有一个可能,他看上了浮云宗的东西,很可能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但又非常重要的东西,至少对于这个大人物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真云点了点头,唇齿见开始有些颤抖:“不过,我思来想去,最后只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那个人!”

     “那个人?”众长老忽然间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七系同修的疯子。

     “那个人?”盛云、樊青云面面相觑,二人不知真云所谓的那个人说的是何人。

     元初脸色发青,不情愿的问道:“师兄,为何是他?”

     “众位……”真云微微一叹,沉声道:“我知道你们都不愿提起他,可整个浮云宗,除了霍钧,便只有他姓‘霍’,大家还能想到第三个人么?”

     “可是……他这样的人,已经近千年没有出来过了,怎会招致这般是非?”炎伦咽了咽口水,似乎有些紧张,忙端着身旁的茶盅,打大口大口的喝着。

     “哼,那个惹事精,莫说千年前,就是师父在的时候,也没少给他擦屁股。”莫无心气呼呼的说道,似乎气愤难平,“我看这霍钧也跟也和他一个德行,自进入宗门,就事端不断。”

     离轩微微颔首,轻声向真云询问:“师兄,那人虽性情怪了些,但对待师父还是一片赤诚,我等虽然不喜,但似乎也不能把此事和他联系起来,师兄可还有什么话未说?”

     真云目光冷厉,道:“当日师父飞升之际,要我对旺苍山霍氏族人照拂一二,此事大家应该都知晓吧?”见众人点了点头,真云又道:“当时师父无意之中说了一句话,他说他能悟道飞升,多亏了一个人。后来大师兄追问是何人时,师父已破开了天界通道,没了踪影。此事,大师兄还有记忆吧?”

     “确实有此事,当时师父处在关键时刻,没有回我,我以为他所说之人乃是灵界其他大能,便不以为意”莫无心徐徐说着,突然顿了顿,惊叫道:“难道师父所指之人是那个人?”

     莫无心这一叫,众人恍然明白了,心中却更加震惊,难道那人真的掌握了破开天界的秘密?

     真云徐徐点了点头,众人心中所想得到证实,顿时鸦雀无声。

     良久,众人震惊目瞪口呆时刻,自楼下传来一声惊呼。

     “贼人,给我站住!”听这惊叫声,脆生生的悦耳无比,不是罗云是谁。

     盛云离这层楼门最近,飞身跃出,身影还在空中,身后七道流光超了过去,只见前方一个枯瘦佝偻的身影左手夹着沉睡的霍钧,右手提着一只红毛猴子,嘿嘿一笑,东蹿西跳,片刻间消失在盛云的视野里,只有那七道流光速度极快,追了上去。

     盛云自知修为不足,停下飞行,虚云飞奔而来,与他并肩而立。而阁楼上的樊青云还傻傻的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