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同谋
    绮云洞外,遥遥苍空,一片碧色蓝天。

     远远地,一道白色流光划空而来,来者踏剑而立,剑上站了两人。前者一身青袍,相貌端正,气度稳重,正是真云坐下大弟子盛云。他身后,一个中年男子,身着青雀锦袍,顶戴花翎,上面还镶嵌着一颗碧玉宝石,这是沧州大陆沧辰国中层官员的标准服饰。

     这官员不是别人,正是月隆城城主无伤。无伤乃一介散修,在沧辰国地位不高不低,由于月隆城与浮云宗太过接近,一般沧辰国的官员畏惧灵修门派,无人愿意和一个灵修宗门打交道,便派了在朝中毫无势力的无伤来沟通相关事宜。

     三年前真云一千五百岁大寿时,无伤与沧辰国一众大臣前来拜见过一次。当时接待他们的人正是真云的大弟子盛云。

     二人踏剑而来,片刻间便落在绮云洞大洞外,二人跃下长剑,盛云右手一招,那长约丈余的白色灵剑便缩小飞入盛云背后的剑鞘之中。

     盛云二人移步向不远处的绮云洞走去,只见盛云面色不悦,沉声道:“城主所说之事,我知晓一二,你将我宗门逞凶杀人之事描述的有板有眼,我自然不能否认。”

     无伤躬身道:“师兄明见。”

     通常凡人习惯以【大师】尊称灵修者,不过无伤也是灵修中人,便以师兄称呼盛云。

     盛云也不见怪,微微思索,又道:“据你所说那两人一胖一瘦、一高一矮,若我所料不差,应该是负责眼前这绮云洞的两个师弟。”

     “师兄,那两人的确是一胖一瘦、一高一矮,无伤不敢说假。其实,若杀的是普通人也就罢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可是他杀的却是当朝国师瑶刚独子瑶嘉。这瑶家也是灵修家族,在朝中权势滔天,我根本无能为力……唉,只有劳烦师兄了……”无伤无奈的摇着头。

     无伤没有提起瑶嘉是他未来女婿这件事,对他来说,这个女婿纨绔霸道,强行霸占了自己女儿,他内心早已恨不得出手除了瑶嘉这个败类,只不过慑服于瑶家以及国师瑶刚的淫威,敢怒不敢言。对于杀死瑶嘉,无伤的内心无疑是非常高兴的,只不过他一直不敢表现出来,深恐引来杀身之祸。

     盛云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他在浮云宗负责接人待客,数百年来,也听说过这瑶家,皇亲国戚自不用说,关键它还是一个灵修家族,家族中出了不少灵修人才,除了地灵师巅峰的瑶刚外,据说这瑶家在其他大陆还有更高一层的灵师祖先。

     “那瑶嘉如何被杀?实力如何?”

     “他仅比我低一级,应是三级灵师的水平。据围观之人所说,是那瘦矮的少年用拳头生生的将其打死的,头颅爆裂,血肉模糊,死状凄惨无比。”

     “三级?”盛云顿了顿身形,凝神细想,若这人是霍钧,他今年不过年仅十二岁,以他的灵修天赋三年时间要成长到超越一个三级灵师,不是亲眼看见,他是不信的。“那胖子可有帮忙?”

     “那胖子也出手了,他亲手杀了瑶家的坐骑,那可是一头七级灵兽地行龙啊!”

     盛云点了点头,这样的话就能解释,对此事也有了判断,那瑶嘉当街逞凶杀人在先,死不足惜,但霍钧、樊青云二人给宗门惹了大麻烦,不得不去追究。

     二人说话时,便来到了绮云洞外洞。

     “樊青云,霍钧,我是盛云,速速出来见我!”

     “樊青云,霍钧,速速出来见我!”

     “樊青云,霍钧,速速出来见我!”

     ……

     声音在洞内环绕许久……

     盛云连喊三声,见绮云洞丝毫没有动静,便大步走入洞内。

     这绮云洞外洞是樊青云二人的居住场所,此刻四下无人,里面的盆盆罐罐碎了一地,两张床处处破碎,洞壁四周到处也都是斑斑剑痕,凌乱至极。盛云身为地灵师巅峰,何等眼力,一眼便看出来此洞被人用下品灵剑泄愤般的破坏过。

     盛云探头向唯一通往里面的甬道看了看,里面同样剑痕处处可见,心中疑惑,便于叫上无伤一起往甬道处走去,二人越走越吃惊,只见一路上血迹斑斑,直走了十里左右,便看见让二人惊骇的一幕。只见此处,白的红的撒了一地,一堆令人作呕的肉糜贴在地面,除了从破碎的衣服能分别出是浮云宗外门弟子外,竟找不出一处能够表明此人身份的踪迹。

     以无伤散修的四级灵师的水平,看到这种非人的杀戮场景,早已心中惊骇的双腿发颤,几欲逃走。

     盛云眉头紧锁,满脸黑云,从这大洞之内的打斗情景来看,这杀人者的修为暂且不说,单这残酷冷血的杀人手段,也不是普通灵修者能干的出来的。

     “师兄,这……这是什么状况?”无伤哆哆嗦嗦问道,双手提着一身锦袍,不敢往前再走一步。

     “此事恐怕并不简单。城主,你暂且回城去吧,择日我亲自去月隆城,给你个交代。”

     “好!好!好!”无伤早吓得面如土色,此时如获大赦,向盛云拱了拱手,一刻不愿停留,自顾自的向洞外跑了出去。

     盛云摸了摸墙壁上深约一尺,宽约两指的剑痕,冷冷道:“哼,两人不到地灵师的境界强行使用灵剑,自不量力。”

     盛云自身修行的便是金系灵力,用的也是灵剑,对于灵剑发出的剑芒威力十分清楚,看得出这激射在墙壁的剑芒锋利,显然是有金系灵纹加持的灵剑所为,却因为灵力不足导致剑芒的深度还不够。若是真正的地灵师使用此剑,最起码墙壁的剑痕要再深两尺,再宽三指。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弥漫着一丝焦烟气息,盛云皱了皱眉鼻头,用力吸了口气,细细闻了闻,沿着焦烟气味一路前行,直走到一处岔口,前方一左一右出现了一黑一亮两条甬道。

     那浓浓的焦烟味是从黑洞传来的,盛云不做停留,抽出灵剑,激发灵剑金芒,借着光亮向黑洞走去,走前在右侧通亮的甬道口停留,思索了片刻。

     在盛云步入黑洞不久,从右侧通亮的甬道里,缓缓走出一个女子,这女子一袭黑衣,手持两炳利剑,面如冷霜,正是原本守在外洞甬道出口的舞影。

     舞影冷厉的脸庞出现了一丝惊慌,她拍了拍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方才要不是她及时钻入内洞,若让盛云发现了,以盛云的雷厉风行的冷厉作风,恐怕立时将她就地正法,成了剑下亡魂。

     见四下没了动静,舞影方探步往外洞走去,心中不由暗叹:肖一平行事向来四平八稳,从不做无把握的事情,上次那事都没有牵连上他,没想到却惨死在这么简单的任务中!

     “没想到是你!”

     舞影正出神中,一声淡淡的轻叹自身后传来,她惊慌之下,转身挥剑欲斩,见来者是从黑暗中缓缓步出的浮云宗大弟子盛云,顿时没了嚣张气焰,收起长剑,慌忙后退:“师兄……不是……不是我……”

     “谁指使你这样做的?”盛云一声冷喝,周身灵力控制着这一方空间,气势凛然,如泰山压顶般压迫的舞影几乎出不了气。

     “是,肖一平……肖一平让我杀霍钧的……但是他已经让樊青云和霍家小子杀了,跟我没有关系!”

     “他俩能杀的了肖一平?”

     以樊青云惫懒的性子和霍钧糟糕的天赋,想杀肖一平,除非肖一平是一头蠢猪。况且以盛云所见,肖一平的死状绝非一般手段所为,那绝对需要超越中阶地灵师,强横无比的肉体力量才能做到的。

     “那还会是谁?这大洞内没有别人啊。”舞影大叫,对于肖一平的死她也是惊异万分。

     “哼,你为何来此,为何要杀霍钧二人?”盛云突然联想到什么,惊声问道:“你与杀霍氏族人的那十个人是一伙的?!”

     “不是,不是,师兄,我错了!”舞影口中惊叫,也忘记了激发灵纹,向盛云疯狂挥剑而去。心虚的人便是这样,越是胆怯越加疯狂。

     “当当!”盛云大袖一挥,长剑应声落地,

     盛云冷哼一声:“你还有没有同谋?肖一平和你什么关系?”说着,手下动作起来,连掐三道手决,三道金芒激发出来,穿透舞影的臂膀,将其死死地钉在墙壁上,无法动弹。

     “没了,没了。”舞影自知败露,似乎心灰意冷,背靠墙壁,喃喃自语:“我也不能活了。”

     “没了?那这下品灵剑是谁的?是哪个内门弟子?”

     “都是我的,我的……”舞影口中吐出一道黑血,身子挺了挺,便死了。这死法竟与当日乌世仁的死法一模一样。

     盛云面庞一片铁青,舞影瞬间毒发身亡,他却根本来不及阻止。三年前他与虚云、罗云三人几乎将整个宗门都翻了个,查出各种乱七八糟的线索都不曾联系到这舞影身上。

     此刻,眼睁睁的看着舞影死了,盛云好不容易才抓住此事的苗头,却又中断了线索,整个事件似乎更加扑朔迷离了。

     盛云长叹一声,摇头不止,看看舞影的尸体,又看向黑洞,不再逗留,再次投身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