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恶尸
    这虚影身高九尺,长须长眉,挺拔俊逸,与霍钧曾在【正阳宫】大殿内见到的那座巍峨金身一个模样,正是浮云宗的开山鼻祖浮云真人的元神投影。

     只见这虚影岿然而立,眉宇见一道道黑气游动,目露凶光,漠然的冷视着夜千凝身后的半高台子中央。自虚影出现,他的眼神一直就定在那半高台子上,从没有离开过。

     这投影自然不是浮云真人本人的元神,而是他斩去的恶尸元神。恶尸元神乃是浮云斩去的三尸之一,毫无灵智,只残存了浮云宗往昔种种恶念,化成了这般凶恶模样。

     “轰!”夜千凝丝毫不理会浮云的恶尸元神,合身撞向大阵,大阵摇摇晃晃,却依旧丝毫无损。

     “云龙……我愿意在这里陪你,我是愿意的啊……”

     “为何要离我而去,孤零零的剩我一人……”

     “为何要留下我……云龙……云龙……啊!”

     ……

     夜千凝一声声悲恸的哭喊,勾起霍钧的回忆,不由泪眼朦胧,朦胧中他看到自己,八年前的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痛彻心扉,孤独无助。

     “叽叽……”霍钧肩上的小炽也不由低嚎悲鸣,小爪挡住了双眼,仿佛不愿见到这般悲戚场面。

     “她虽是【圣狱门】的妖女……”霍钧抚摸着小炽的头,看着结界中的夜千凝,叹道:“可与你我一样,都是这般苦命。”

     霍钧也似乎明白了真云曾说,这人间的种种苦楚,由心而发,都与这‘情’字纠缠不清。

     灵修之人便要清心寡欲,克己绝情,斩了情丝纠缠,便没了这万般苦恼。

     可霍钧更困惑的是,没有了这些,那人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黑光结界内,又传来阵阵撞击产生的轰动,霍钧不由身子一颤,小炽从他左肩膀跳了下去。

     “姑姑,我来帮你!”只听绿衣女子大喝一声,扑向黑光结界。

     霍云龙以死换取夜千凝解脱,绿衣女子自知失手杀了霍云龙,又见夜千凝疯狂一般,心中不由懊悔,急欲破开结界,助夜千凝脱逃。

     可那黑光结界委实强大,绿衣女子方靠近那结界,便让这大阵无上威力弹了出来,摔得七荤八素。

     “血池不枯,血阵不灭。”浮云的元神投影依旧凝视着前方半高台子,黑洞洞的双眼看不见一丝情感,只听那虚影喝道:“妖孽欲求解脱,除非自灭其身,化为虚无。”

     这一句话如黑夜中劈出的一道的惊雷,登时照亮了夜千凝的内心。

     夜千凝呆住了。

     绿衣女子呆住了。

     霍钧也呆住了。

     只见夜千凝静立良久,缓缓抬起双掌,掌心黑光流转,仿佛整个世界都突然暗了下来,赫然只见整个空间都是这种令人绝望的黑。

     “轰!”一声巨响超过夜千凝前面任何一次撞击发出的响声。

     “姑姑,不要啊!”绿衣女子痛声疾呼。

     ……

     黑暗中的最深处射出一道光,这道光顽强的照亮了整个断魂窖。那是一道淡淡的白光,散发出圣洁的光辉,纯净的仿佛冬日里雪山之巅的那一簇傲然盛开的白梅,如此美丽,如此娇艳。

     在这白光下方,躺着一具破碎的女尸,女尸的脸上是如此的宁静安详……

     浮云的恶尸元神投影的眼中仿佛有了一丝灵动,一道厚重的声音自遥远的星空穿透而来:“自古以来,万界苍生尽说邪魔妖孽,尽皆无情无义之辈。你甘愿以死殉情,印证我灵界之妖魔终究不是外域邪魔那般不可救药。这缕恶尸元神,也没有了存在的必要。愿灵界众生,再无正邪之分……”

     话将说完,便见浮云的恶尸投影渐渐雾化,永归虚无。

     黑光结界轰然崩碎,血池内的黑血逆流,竟流进入那高台之上,高台四周岩石破碎,中央露出一枚墨色珠子。这珠子便是【黑煞血阵】的阵法核心,浮云的元神投影寄身所在。

     那白光缓缓向霍云龙的方向飘去,在霍云龙的皮囊上流连片刻,终也化作一缕白烟,随他而去。

     只是在白烟散去的那一刻,那首悲歌再次响起:“天涯相隔两茫茫。断台上,见不忘。梧桐树下,往事愁入肠。本是陌路应不识,宗门情,苦怅惘。不见美人思如狂。痴梦想,天不荒。伊人咫尺,思念炼成伤。今世两情如不悦,兄弟义,难思量……”

     “姑姑……”绿衣女子泪眼盈眶,痴痴得望着那消散的白光,幽幽叹道:“这般舍生忘死的爱到底值不值得?”

     霍钧就这般静静的站着,喃喃自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夜半时分,夜色正浓,断魂窖外,八道黑影出现在窖口。

     “前辈,可否得手?”

     一厚重男声向断魂窖下方传来,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绿衣女子回过神来,环视四周,见高台上那墨色珠子煞气弥漫甚是凶厉,将其取下,又见霍云龙身上落下一根黑木杖,顿时想起父亲嘱托之事中便有这黑木杖。虽看不出这黑木杖有何特殊,但父亲既然说了,必定有他的打算,于是便将那黑木杖也收入怀中的虚子袋里。

     做完这些,绿衣女子正欲离去,却见霍钧呆呆的愣在原地,顿时想起一事,开口问道:“五年前在月隆城内,有一少年在未央大街仗义杀人,你可知那少年是谁?”

     霍钧暮地抬起头盯着绿衣女子,不知她是何用意,支支吾吾道:“我……我为何要告诉你!”

     绿衣女子自腰间抽出三根【追魂】锥放在霍钧的脖颈处,锥上寒光逼人,锋利无比,霍钧一想到霍云龙的样子,登时心中突突乱跳。

     “我……我不认识……”

     绿衣女子丝毫不信,那【追魂】锥离的更近了。

     霍钧满头冷汗,生怕挨上那锥子,如霍云龙一般,化作一滩血水。虽然他很敬佩霍云龙对情感的坚贞,但他可一点不羡慕霍云龙这种死法。

     “好,我说……我说,那人便是我,是我!”

     “是你?”绿衣女子冷冷的凝视着霍钧,仿佛有一丝气恼,便又离近仔细观察了霍钧一番,才发现那眉宇见的冷厉和坚毅依旧。

     凝视着绿衣女子的眼神,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加强烈,霍钧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绿衣女子面露迟疑,猛地摇了摇头,冷哼一声:“谁见过你?走!”

     “走去何处?!”

     霍钧正讶异,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仿佛被提了起来。原本蹲在霍钧脚下的小炽猛地跃起,抱住霍钧的小腿,随霍钧一同飞出了断魂窖。

     这绿衣女子刚飞出窖外,便见八个蒙面黑影跪地,其中一高大身影躬身问道:“前辈,圣姑可救出来了?”

     绿衣女子冷冷的摇了摇头,道:“此间事了,尔等各自回去,继续潜伏。”

     “可是,圣女答应我等只需救出圣姑便让我等回去……”

     “那你等就下去救你的圣姑吧!”说罢招手间,一枚碧绿玉笛跃然而出,渐渐变大。绿衣女子挟持着霍钧,踏上玉笛,向浮云塔外飞去,留下八个黑影惊愕的站在原处,不知如何是好。

     霍钧挣扎手臂欲脱离绿衣女子的魔掌,却不料那手臂仿佛钢筋铁骨,竟丝毫不动。不由心中恼怒,暗道:这女子难不成是地灵之境,我八级灵师与地灵师的差距就真的如此之大么?

     绿衣女子将霍钧按在玉笛上,令他动弹不得,待二人飞出浮云塔十九层,脱离浮云塔,正欲离去,却听身后霍钧怒骂道:“妖女,你放了我!”

     “切,你有本事自己下去!”说罢,绿衣女子从霍钧的肩上松下手,霍钧力无支撑,在玉笛上遥遥晃晃,眼见就要坠下云海,忙拉住绿衣女子的手,叫道:“你到底要如何?!”

     “你闭嘴,若是惊了真云那老怪物,我就将你推下去,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绿衣女子甩开霍钧的手,按住他的肩膀,女子背过头去,面色绯红。

     霍钧往玉笛下看了一眼,只见云海之下,深不可见,一阵目眩。霍钧不由咋舌,若从此处跌下去,以他八级灵师之境,恐怕尸骨难全。

     “妖女,你……”

     霍钧怒瞪着绿衣女子,却见绿衣女子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似乎吃定他了。

     “来人,抓妖女啦!”

     “来人……啊!”

     绿衣女子原本淡然的表情,不由浮上一片霞红,顿时恼羞成怒,手上用力死死的抓着霍钧的肩膀。

     霍钧吃痛,却叫的更欢。

     “来人,抓妖女!抓……啊”

     “该死!”绿衣女子轻骂一声,生怕惊动了浮云宗的几个高手,不再多想,忙加快飞行速度,远离浮云塔。

     正此时,忽听身后一声冷喝:“前方之人,速速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