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托付
    “【啮】兽?!”众人轰然,一些猎手显然慌了神。

     整个望苍山,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每逢九月月满之时,【啮】兽便会出现在旺苍山某处,它以吸食月光和野兽或人类的精血为食。这千年来伏虎村有无数野兽和人类死于【啮】兽口下,被抽干精血成为一具具干尸。可以说,对于整个伏虎村的村民来说,【啮】便是心中那最无法逾越的恐怖存在。

     诺大的祠堂内,胆大者还能窃窃私语,一些未经杀场的刚成年的男丁已然惊骇的不敢出声。

     “【啮】物不是只有在九月月满时才出现么,为何此时就出现了?”祠堂内,一个很轻的声音传来,声音虽小,但却是堂堂正正的当所有人的面说的。众人不禁愕然,向声音处看去,见发问之人正是年仅八岁的霍钧,心下都不由赞叹这小子好胆。

     “咦!”一直未曾注意霍钧的头领霍昌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钧儿,问的好。”

     霍昌向霍崇光看去,只见霍崇光点了点头,便不再犹豫,续道:“钧儿所言不假,我等四人也知晓传说中那【啮】兽只在九月月满之时才会现身,虽然心中怀疑这吸食野兽的怪物正是那【啮】兽,却不敢再向前探寻究竟。待我四人正要原路返回,却在此时,突然一阵狂风袭来,只见……只见……”

     一众听者,仿佛身临其境,无不露出骇然神色。

     “只见,身后黑压压一片,无数血色蝙蝠,个个如人头大小,双目赤红,利齿带血。铺天盖地向我四人飞来。我大喊一声‘快逃!’,四人便毫无方向的撒手狂奔,一路狂奔了数十里地,才见蝙蝠群渐渐偏离了我四人。此时,我四人也不知离那东山猎场的镜湖又走了多远,且均被血色蝙蝠所伤,待回过神,准备寻找生路时,却听见旁边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嚣喊打声和凄厉的惨叫。听那声音,仿佛是有人受伤了!”

     “有人?!”一旁的,霍崇光却突然激动起来,“是何人?”

     伏虎村整个村子的村民在旺苍山生活了千年有余,除了霍崇光的太太太太祖父曾听说外面的世界有许许多多的人,但现实中却没有见过一个伏虎村以外的人。

     霍昌眯着眼睛,回想片刻方道:“我四人已迷失方向,便悄然向那处走去,只看见方才那群黑压压的血色蝙蝠正在围攻五人。那五人各持一状似圆盘的法器,那圆盘中央有一对黑白两色的小鱼,只见自圆盘中央喷出一道道豪光,五道豪光竟然将五人罩在其中,那群血色蝙蝠不断的撕咬毫光,却纷纷掉落在地,显然是死了。”

     听者心中无不掀起惊涛骇浪,没想世间竟然有如此神仙般的人物。

     “我四人躲在旁边早已惊呆,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只见那群血色蝙蝠死光后,丛林便又出现一波蝙蝠,那五人无法将豪光撤去,如此拼耗僵持了近一日一夜,才见那豪光渐渐暗淡,而那血色蝙蝠也越来越少。”

     “血色蝙蝠群中,一个巨大的状似人形的蝙蝠,异常突出,它猛然张开血色翅膀,整整有六对,每一对翅膀都有数丈,六翅全开,将那五人上方一片天空遮住。”

     霍昌面露苦涩,道:“那血色蝙蝠太过恐怖,我四人早已肝胆俱裂,竟没有丝毫逃跑的胆量。”

     众人均默然,均扪心自问,当时在那里的是自己,恐怕也是一样。

     霍昌又道:“那人形血蝠,周身散发出一股诡异的血色,血色撞击在毫光之上,毫光便暗淡一分,待血蝠六翼齐挥撞向毫光时,毫光轰然破碎,里面五个人均吐了一口鲜血。这时,我才看清那些人,他们是三男两女,身着淡蓝色的我从未见过的衣服,男俊女俏,仿佛仙人。”

     “会不会天上的那些圣人?”有位老者指了指天,不敢高声再说。

     “这我等无法定断,只见那五人众为首一男子,向那人形血色蝙蝠喊道‘孽畜,今日你困我等再此,明日必有人为我报仇。’那血色蝙蝠竟然能听懂人言,也回道‘我再此修行千年,屠兽杀人吸食无数,最爱的便是你们这样的修者,血中灵力充沛,正是我修行最佳的补品。今日你等杀我孩儿无数,我便吃了你等,为我孩儿报仇。’话将说完,那血色蝙蝠便向那五人扑去……”

     霍昌仿佛想到了很恐怖的事情,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道:“只见那血色蝙蝠挥翅卷起一个女子,临空而上,口中一对利齿刺向女子颈部,不足片刻便自空中将那女子仍下来,女子面无血色,仿若干尸,死状竟和先前见过的干尸一般。此时,我便猜测,这人形蝙蝠便是传说中的【啮】兽!”

     众人听得认真,尽管在霍昌说出【啮】之前已然猜到,但是仍然心中震撼。他们所震撼的不是【啮】之强大,而是【啮】为祸千年恐怖如斯,却仍然有人能够对付它。可见,这群人的来历也不凡。

     台下的人渐渐壮起胆子道:“大伯,那后来呢?!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霍昌道:“那【啮】兽虽恐怖,可那群人也异常强大,那群人见同伴身死,奋起搏杀,互为依靠。四人虽不断受伤,那【啮】兽却也无可奈何。这一战直到夜深,月色渐起,只见那【啮】兽与四人酣战空隙对着月光仰头饮月,一旦四人要逃离时,啮兽便有与其纠缠。渐渐,四人感觉不好,那为首男子又道‘这孽畜饮食月光会越来越强大,我四人受伤于此恐难以保全,看来只能如此了。’”

     霍昌微微叹息了一声,众人似乎知道了后面要发生的事,他又道:“只见那男子佯作逃离,【啮】兽便停止吸食月光空中,飞来与之纠缠。趁【啮】兽酣战之际,那男子竟然口吐一股鲜血紧紧抱住【啮】兽,在虚空划出一道道血迹,血迹构成一幅图画,然后那男子的身躯轰然炸开,这人以自爆,一击炸碎了【啮】兽一对血翅。”

     霍钧紧紧的攥着拳头,听着听着有种想哭的冲动。

     “那男子自爆重创了【啮】兽,却不致死,【啮】兽仿佛心有不甘便追赶另外一人,那人也如这男子一般趁纠缠之际自爆,炸碎了【啮】兽另外一对血翅。【啮】兽受两次重创,六翼折损四翼,不敢贸然追击另外两人。剩下那一男一女却仿佛下定了必死的决心,与之血战。而此时,那男子却向我四人藏身的林中喊道‘林中的朋友请出来相帮,此兽已受重创,必能将之擒杀。’”

     霍昌站在台上沉声道:“我原以为我们藏匿的很好,没想这些人早已发现我等,只是一直酣战,未作理会。本想着,如果那两人被杀,留下我四人被啮兽发现则难逃一死,不如和那两人一起,倾力一搏,未尝没有机会。谁知……谁知……”

     霍昌狠狠地咬了咬牙,冷道:“谁知,那人不说则已,一说,那【啮】兽似乎意识到什么,径直向我四人飞来。他那双翅仿佛有千钧之力,我四人来不及拼斗,却瞬时被拍晕了过去。”

     “待我苏醒时,已是第二日的早晨,那片山林被毁,【啮】兽和那对男女也消失不见,只有我身旁躺着我的三个兄弟……竟成了一具具干尸。”说着霍昌终于把持不住,轻声哽咽起来,双眼赤红,泪水朦胧。

     “后来,我渐渐清醒,将那三人自爆掉在地下的物品拾起后,便寻路回来。这一路不断有血色蝙蝠骚扰,到我与猎队集合时,血色蝙蝠群也壮大起来,接下来,我们又开始了与蝙蝠的战斗……”

     后面的事,猎队的猎手都知道,猎队与血蝠群展开了殊死的战斗。在牺牲了近百条壮士后,将血蝠群杀了大半,那群血蝠才渐渐离去。这个战斗过程,虽不如与【啮】兽的惊心动魄,但战斗之惨烈,却丝毫不差。

     整个祠堂的男人似乎受到了霍昌的感染,压抑的情绪充斥着每个人的内心。在【啮】兽面前,他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这就是整个出猎的经过,此次出猎损失惨重,霍昌难辞其咎,所有后果昌愿一力承担。”

     此时,祠堂内所有人沉默了,原本颤颤悠悠举手要抽打霍昌的几位老人,坐在座位上无声哀叹着。他们也知道,莫说是霍昌,换做任何一个人,谁也无法抗拒这个结果。甚至于,面对那些逆天的妖物,能将这剩下的族人带回来,已经算的上最好的结果了。

     安静了半响,方听霍崇光徐徐道:“霍昌之错非个人之错,这望苍山深处,妖物丛生,便是那几个仙人也无法幸免遇难,何况我等山野之民。霍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以族长之名,革去他头领之职,留他姓命,愿他以戴罪之身,教族中儿郎。只盼我霍氏族人,能出一个像那仙人一般的人才,带领霍氏走出这苍茫大山,再也不用过这朝夕不保的日子。”说着,霍崇光若有深意的看向霍钧这个方向。

     霍昌颔首领命,道:“愿尊老祖宗之命!”

     “谨遵老祖宗之命!”霍昌为了伏虎村向来身先士卒全心为村子着想,这次损失他有过失之责,却罪不至死。这个结果显然是众人所能接受的。

     霍崇光道:“今日宗族大会结束,大家且散去吧!明日辰起,告知全村,所有猎手和家中凡有不满十四的少年,均往祠堂处集合,我霍家之存续,全依赖这些后辈了。霍昌、霍钧你二人且留下。”

     霍钧祠堂众人,纷纷散去,留下霍崇光、霍昌和霍钧三人。

     待四周无人,四下安静时,霍崇光将霍钧喊到身前,对霍昌道:“昌儿,都过去了!”

     “老祖宗,昌罪该万死!”霍昌轰然倒在霍崇光脚下。

     “妖孽凶残,你无力匹敌,临危而逃,乃人之常情。我虽不会怪罪与你,但总需给众人一个交代。你所捡回的那几个修者的物品,我一一看过。除了这本《奇物异志》,其他物品需要时日研究研究,另外,我想交给钧儿几件物事,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参透其用途,走上那修行的道路。你辞去头领之职后,需全力辅佐钧儿成长。可否?”

     “钧儿有鸿鹄之志,我愿辅佐钧儿!”霍昌应允道。

     霍钧瞬间傻了眼,曾经自己仰望的猎头头领,他是祖父辈中的最强大的勇士竟然要辅佐自己,忙摆手:“不可不可!”

     霍崇光语重心长的对霍钧道:“钧儿,记住你说的话,我族兴旺重任你义不容辞!若能参透这些物件的用途,莫说霍昌辅佐你,便是将这全族性命托付于你,也未尝不可。”说罢,自怀中取出三物件,交与霍钧。

     霍钧郑重的接了过来,这乃是那些被称为修者的人使用过的物件,他自然小心翼翼。只见这三物,一个如圆饼一样的木雕上有两个鱼状的半圆钮,钮外饰两圈凸弦纹,外再一周八卦纹,背后写着三个字‘八卦镜’。另一物状似手袋,材质奇特,却浑然一体,没有开口,霍钧扯了扯却无法打开。最后一件是一颗赤红色的兽晶,正是霍钧的父亲亲手杀死的那头赤炎虎的。

     “可惜这三件物品,全族中没人能使用。这等世间珍物,放在我等手中也是浪费,你年龄尚小。或许还有参透它们的希望。”

     霍钧握着这三件物品,仿佛感觉到一丝丝热气向从手心向身体传来,他毅然点头道:“老祖宗,我一定会的!”

     “霍昌,这孩儿和霍氏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昌绝不负老祖宗所托。”

     ……